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王蒙:“首先是个诗人”  

2005-11-09 11:13:51|  分类: 文化继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蒙:“首先是个诗人”

本报记者11月4日、5日全程跟随其游乐山、访峨眉,并进行独家专访



日前,来川参加全国政协研讨会的著名作家王蒙游兴颇浓,抽空在绵阳、乐山、峨眉山等四川名山古刹间拜访李白、郭沫若、艾芜等文化名人故里。王蒙显得极为低调,坚决回绝了几乎所有采访。但是,11月4日、5日,本报记者有幸在王蒙游乐山、访峨眉时一路跟随,为广大读者记录下这位文坛前辈的一日生活以及他关于“睡眠”“游泳”等的精妙语录,并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

独家专访

21岁,因为“积极干预生活”的《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王蒙19岁时写作的浪漫风格长篇处女作《青春万岁》20年后才得以出版;自己也基本中断了文学创作,寂寞中写下“多少青春,多少肌肉,忽然展翅,不飞”的诗句。20世纪70年代开始,重新拿起笔杆的王蒙哪怕是在担任文化部部长公务繁忙的时候,也笔耕不辍,总计约一千万字的“红尘滚滚”。用王蒙自己的话来说,“可以告慰各位读者的是,我一直没有停笔,今年就要出6部新书。”

好读书不求看完

记者(以下简称记): 5岁入小学,10岁跳级升中学,19岁写出《青春万岁》,现在著作等身。你觉得自己是文学上的天才吗?你在文学上受哪个流派上影响大呢?

王蒙(以下简称王):天才不敢当。我受前苏联文学的影响,也受中国古典文学的影响。对英美、法国的东西,我也极其热爱。中东的、阿拉伯的、中亚的,因为我在新疆呆过一段时间,这些我都感兴趣。说不上专门对哪个作家感兴趣。说实话,《百年孤独》,我看了三四遍,始终没看完。因为我最多看到三分之二的时候,他的那个手法、语势有点让我摸到底了的感觉,我就觉得不想再看。很多书都是看了一部分就不看了。《追忆似水年华》大家都说写得好,我问过很多夸它好的人,都说没看完,那也都说他写得好。

现在不再翻旧作

记:回头看,当初《青春万岁》《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的创作状态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王:《青春万岁》虽然也是根据现实写的,但它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东西,不是很追求小说的情节和故事,而更追求表达一种激情或者诗情。陆文夫生前曾经说过,王蒙首先是一个诗人,他写小说也是把它当诗来写的。《青春万岁》是19岁写的东西,和60多岁的《青狐》,状态肯定完全不一样。对人生那种特别单纯、梦幻的东西会慢慢少一点,相对老辣的东西会多一点。

从写《青春万岁》到现在经过了半个多世纪,我非常高兴,一本五十多年前写的书,从来没有停止印过。这本书每隔一两年就要印一回,我就想一部分中学生又毕业了。

记:偶尔翻翻以前的东西,会是什么想法?最近《青春万岁》又在改成话剧了。

王:现在我基本上不翻自己的旧小说来看,《青春万岁》的话剧我也不参与。我要写的事情太多,精力全放在新产品上还来不及呢,没功夫再加工,搞延伸产品。

记:现在很多人研究你的创作。如果让自己来做个分类,你会怎样划分自己的创作时段?有没有一部《白鹿原》之于陈忠实那样当棺材枕头的作品?

王:这个事情是这样。一个时期会有一个时期的风格。就比如青年人都会有自己的快乐,有自己带着某种狂热的时期,虽然每个人的具体形式不同。《青春万岁》写得最青春,《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可以说写得非常激情,《坚硬的稀粥》写得很讽刺,《青狐》写得最小说……我自己一直追求自己的写作沿着一个比较宽的路子走。我没有一本作品垫枕头,作品忒多了,也不知道该选哪一部。

不能成为书斋人

记:请教过一些搞文学的人,他们对你的作品有不同看法。比如觉得你的散文比小说更有看头,语言风格方面特点不太鲜明,和政治靠得太近之类。

王:这个见仁见智,我的小说,让别人说去吧!我的成长经历与社会的巨大变化有关,经过了日本从侵华到投降、国民党统治中国的时期以及新中国的成立,这些诸多的经历本身就是一笔财富吧。人和人都不一样,生活使得我的作品和社会关系比较密切,时代感也比较强。这个没办法。我想把自己变成书斋里的人,或者遗老遗少,这都不可能。另外一方面,我从来都觉得文学是比较宽阔的。我从来对世界都抱有最广泛的兴趣,或者说拥抱。

记:现在的文学家,你算是活动比较活跃的一个,但创作从来没断过。很钦佩你的工作激情。

王:人生的哲学和文学是分不开的,写作因为我有东西想写,这关键是一种对生活的敏感,也是对自我心灵的一种陶冶。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用中国古人的说法,我是一个入世很深的人。可是正因为这样,我就常常能够接触到这个社会的脉搏、大家最关心的这些事情。

记:很多批评家都说现在文坛缺乏一种民族、国家的大境界,小情小调流行。像鲁迅、巴金之类的精神导师级人物几乎没有了。这个你怎么看?

王:各走各的路!鲁迅有鲁迅的时代。认为今天读者们还是嗷嗷待哺地等待着作家们的指引与拯救,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呢?现在,文学不再有过去那种高姿态,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只有在中国,作家才有这么高的地位。这和中国的“作家”一词有关,家者,成名成家之谓也。在其他语言中作家只是写者的意思。在英语里,任何一个书写的人都可以自称作家。在维吾尔语里,作家与记工员、记者可以用同一个名词。

王蒙简介

王蒙,当代著名作家。河北南皮人,1934年10月15日生于北京。14岁入党,19岁写出《青春万岁》,20来岁因《组织部来的年轻人》被打成右派。20世纪80年代末出任文化部长。著有长篇小说《活动变人形》《季节三部曲》《青狐》等,10卷本《王蒙文集》约1000万字左右。




“人生之事 惟睡为大”



  

专访原本定在晚上进行。谁知晚上8点左右,正和峨眉山、乐山当地的文坛名宿见面的王蒙把手抬到嘴边,打了几个哈欠,露出一脸倦意,就和正题字相赠的文友抱歉地说自己扛不住了:“改天了。我这眼睛都睁不开了。”这样一幅“我困欲眠君且去”的坦白,记者自然不好再提专访之约。

原来,王蒙有自己的一套“睡眠理论”,在万年寺景区时,王蒙给随行的人讲了一个故事,说是曾经有一位朋友在一天的不同时间段来走访,却都碰上了睡觉时间,于是急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什么时候不在睡。”王蒙一脸无辜地回答:“我也不知道。”颇为得意地看了看记者等人,他眉飞色舞地宣扬起了自己的“睡眠理论”:“大家以为作家就是熬夜写东西,谁说的。为什么非要给自己规定一个睡觉时间呢?困了就睡。早上刚起床,我困了,那就再睡一会。写着写着,困了,那我也睡,醒来继续写,马上就能接上。怕别人打电话有事?那就让他再打,睡觉呢!这个睡觉,我喜欢,谁管得着呀!”看着大家艳羡的目光,自称对睡眠颇有见地的王蒙还打趣般提到自己要写一本“好好睡觉”的书,包括教人怎么入睡:“这个读者群太大了,一定畅销。”据说,王蒙认定“惟睡为大”,是因为高中时曾受失眠之苦。

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整个宾馆都还在梦乡中,突然传来王蒙要履行“专访”之约的消息,记者马上来到他下榻的套房,只见把外套都穿好了的王蒙正仰面躺在床上滴眼药水。8点左右,王蒙顿了顿,冒出一句“肚子饿了,没精神”就表示“吃饱了再说吧”。陪同前往餐厅的有艾芜之子汤继湘,王蒙走着走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脸对着他说:“听说你在家里喜欢吃剩菜,呵呵,我们都是这样的。我吃饭的时候,要是看到桌上没有昨天的剩菜,我肯定要翻冰箱找出来,花时间也不管。真是的,怎么可以有剩菜呢?你看,你和我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人,都有这习惯了。”

睡好和吃饱在王蒙身上的效果确实格外明显。精神焕发的他散了散步,回去挥毫就为即将上演的大戏《女神》写下“郭沫若是大家、天才,更是一团烈火”的题词,然后回屋收拾东西开始一天的行程。考虑到会有五六公里的山路要走,当地接待人员谨慎地征询意见,王蒙连称“没问题”。走在山路上,王蒙还“抱怨”台阶太整齐了。在北京,他有固定的爬山“根据地”,就是位于平谷山村的“别墅”旁边,那些没路的野山让他更有兴致。另外,王蒙对游泳的痴迷也算一段佳话,因为他把游泳和写作一起提高到了人生观的高度,称“坚决捍卫游泳和写作的权利”。当地接待人员介绍起某某喜欢游泳来,他总要向前和人家探讨起冬泳、水温、露天之类的细节问题来。

上午写作、下午游泳,这是王蒙心目中的“神仙日子”。被好奇地请教到自己的写作习惯时,王蒙回答“一般是每天上午写作,大概3个小时左右吧。”但是,当他提到自己不仅电脑写作,还用五笔字型打字,甚至有一天写1.4万字的记录时,周围惊叹声一片。王蒙笑了笑,谈兴又被激发了。他说,自己总能看到北京报纸上登“招聘打字员”的告示,条件有用五笔输入法、一分钟打多少字等,自己一条条对,觉得自己都绰绰有余:“以后下岗了,我就应聘打字员去,应该是年龄最大的打字员了吧。”旁边有人提醒“用电脑写那不就没手稿了”,似乎一下点中了要害,他很认真地点点头:“就是,这是个问题。”

游乐山、峨眉山,访江油李白纪念馆、沙湾郭沫若故里,王蒙四川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却有条理。刚开始,大家还挺担心年过古稀的“王老”是否能适应。但看他健步如飞,崎岖不平的山路,王蒙总是昂头走在前面。不管是上山还是下坡,都不要人搀扶。走着走着,他一件件地脱外套、薄毛衣。有意思的是,王蒙从来只把脱下来的衣服交给秘书,不然就自己拿着,其他人是要不过去的。一般情况下,总是那位广西籍的彭姓秘书陪同王蒙出行,随身总背着个大大的电脑包,里面电脑、数码相机、印章等一应俱全。除了一路拍照外,每到一处王蒙留下题字,彭秘书都会掏出印章,在“王蒙”两个字旁边盖上个端端正正的王蒙私印。用此行刚从峨眉山文友处学来的话,王蒙称自己是“作案工具齐全”,写作、查资料等都很方便。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王蒙的幽默让随行人员深刻领教。兴之所至,健谈的王蒙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参观故居就谈文化保护,入寺庙又触发了禅学的思考,然后由佛印想到苏东坡,怀古忆昔得出一番“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己”的人生感悟,古今中外、世事哲理都到嘴边,甚至小小的名物、字体等都让他有讨论的热情。一路观赏,王蒙总是妙语连珠。然而,这样谈笑风生的场景只限于他有谈兴的时候。很多情况下,他都是一脸平静、看不出表情地听随行人员解说,那是王蒙想一个人安静的时候了。

夜色来袭,玩了一天的王蒙照旧早早就有了倦意。王蒙说,一到晚上他最喜欢呆在家里看电视了:“以前还出去看看戏,听听演唱会,现在基本还是最喜欢在家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本报记者 彭骥


     王蒙妙语


关于睡觉 “大家不要以为作家就是熬夜写东西,我是困了就睡。早上刚起床,我困了,那就再睡一会。写着写着,困了,那我也睡,醒来继续写。怕别人打电话有事?那就让他再打,睡觉呢!这个睡觉,我喜欢,谁管得着呀!”

关于吃饭 “吃饭的时候,要是看到桌上没有昨天的剩菜,我肯定要翻冰箱找出来,花时间也不管。真是的,怎么可以有剩菜呢?”

关于游泳 “我们要坚决捍卫游泳和写作的权利!”
(转自:成都商报)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