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推荐>[面对面]郑渊洁:“童话大王” 教子  

2005-07-24 20:09:11|  分类: 子女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面]郑渊洁:“童话大王” 教子  

央视国际 (2005年06月06日 14:20)



  CCTV.com消息(面对面):

  导视:

  他是一个影响了一个时代的童话作家 从小就特立独行天马行空

  “一天老师又出了一篇作文,叫早起的鸟有虫子吃。我就仗着小学二年级的那次成功,就把这个题目变更了,我就写早起的虫子被鸟吃”

  9年前,他用童话编写教材, 在自己的家里教育儿子, 引来一片争议

  “为什么把这几栋楼房用围墙圈起来,前后左右坐满了同学,老师把听得懂的话往听不懂里说,把简单的道理往复杂里说就是学校呢?”

  9年过去了,他的教育模式是否成功,当年那个小男孩现在还好吗

  《面对面》王志专访郑渊洁,探询“童话大王”的教子心得

  精彩对白:

  王 志:那你为什么会让孩子不上学呢?

  郑渊洁:如果学校他上得很开心的话,如果教育很正确的话,很尊重孩子的话,我当然乐得了,我非那劲干什么。

  王 志:你会打孩子吗?打过吗?

  郑渊洁:没打过,一次都没有。

  王 志:你怎么检测自己的教学成果呢?

  郑渊洁:“逆向考试”,就是他学完这一门课了以后,他出题考我。

  王 志:在你眼里你儿子现在是谁?

  郑渊洁:他是老板,我给他打工。

  王 志:你会有种试验成功的喜悦吗?

  郑渊洁:心里头一块石头落了地,他现在不会找我算账了。

  人物介绍:

  郑渊洁


  1955年生于石家庄

  1979年 开始童话创作

  1985年至今 担任《童话大王》杂志撰稿人

   解说:郑渊洁这个名字对于许多出生在上世纪7、80年代的人来说,并不陌生。他撰稿的《童话大王》20年来一直是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儿童文学期刊。郑渊洁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和大灰狼罗克,几乎伴随了中国一代人的成长。

  9年前郑渊洁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他把儿子郑亚旗从小学接回家中自行教育。他为儿子写了10部童话教材。儿子18岁那年,郑渊洁又终止了对孩子的一切经济支持。他独特的教育方法引来了众多争论。

  2005年1月,郑亚旗创办的名为《皮皮鲁》的连环画册问世,郑渊洁作为撰稿人现在给自己的儿子打工。

  2005年5月,《面对面》记者专访了深居简出的郑渊洁,他的儿子郑亚旗也一同出现在了采访现场。

  王 志:你就不担心孩子将来没有文凭?找工作怎么办?

  郑渊洁:我就没文凭。

  王 志:你自己设身处地,但是你能保证你儿子跟你一样优秀?

  郑渊洁:不优秀就扫地,扫地也挺好,自食其力,扫大马路也挺好。

  王 志:如果你儿子真的去扫地了呢?

  郑渊洁:实际上他18岁开始找工作没那么顺利,是找不到的,一填简历,人家一看小学毕业,首先人家就打一个问号,北京户口的人怎么会小学毕业,你是出什么问题了?实际他到超市扛过三个月的鸡蛋,就是到一个超市,五毛钱一箱,这样扛了三个月,然后慢慢才找了这个报社。

  王 志:但是如果说儿子没有这个本事,他真的扛鸡蛋,一直扛下去,那你做父母的心里会怎么想?

  郑渊洁:一直不知道,但是他有一次扛鸡蛋没跟我们说过,回来的时候身上有土,我说干什么去了?他说扛鸡蛋去了,那一刻就是说,跟奥运会升国旗似的,我当时就是这个感觉,我觉得他特有出息,这是迄今为止我觉得他干的最有出息的一件事。

   解说: “事实上,从我的儿子出生之日起,我便加入了同其他父亲竞争的行列。我发现人类只有两种思维方式:创造性思维和复制性思维。我认定在这个时代只有创造性思维是能够导致孩子日后出人头地的基础。”(摘自《郑渊洁随笔》)

  1983年,儿子亚旗出生的时候,郑渊洁已经在童话界小有名气。亚旗享受着自由、宽松而富足的幼年时光。经济上颇为宽裕的郑渊洁时刻准备满足儿子提出的各种要求。

  王 志:那你怎么管教孩子呢?你会打孩子吗?打过吗?

  郑渊洁:没打过,一次都没说过,一次都没说过,你不应该这样做这件事。全是鼓励,你全鼓励了以后,他认为全是优点了,他真的全是优点了。你说走神是缺点吗?精力不集中,想象力丰富的人都是通过走神来完成的,爱因斯坦发明相对论就是骑自行车,两边的东西往后转,他就发现了相对论。因为他这种优点,你把它变成缺点,还来贬低他。我小时候经常走神以后,老师就说郑渊洁你站起来回答问题,发现走神以后,他不是说,你也别表扬我,比如说你将来有出息,你是童话大王什么的,这也不现实。别让我出丑,站起来站一节课,马上出一个题让我答。

  王 志:老师担心你走神可能耽误学习。

  郑渊洁:老师小时候教我们的知识现在都过时了,没有用,知识更新是非常快,走神是非常关键的事,人为社会创造巨大财富,只有走神的人才会有想象力。

   解说:在儿子受到了一次关黑屋子的处罚之后,郑渊洁就再也没有把孩子往幼儿园送。1990年, 亚旗 7岁的时候,他还是和同龄的小朋友一样进入了小学。但孩子的教育问题却始终让郑渊洁担忧。

  “自幼生活在无拘无束环境中的亚旗,上学后如果不对僵化的语文教学产生顽强的抵触,那只能说明我的教育是失败的。生怕孩子被八股作文毁了的我,认定自己免疫力强,于是奋不顾身为他写作文。”(《郑渊洁》随笔)

  王 志:你说的教育艺术包括替儿子写作文吗?

  郑渊洁:对,因为我觉得所有事,他上小学的时候,我告诉他所有的事在课堂上完成,听懂了就行,回家不用写作业。小学生回家写什么作业,回家就是玩。当然他留了作业了,作文作业,我说我帮你写可以。

  王 志:写的什么题目?

  郑渊洁:第一次是写一个下雪的事,我说我来给你写,我也是一种虚荣心,很想在他的班上,让儿子扬眉吐气一回,我想我写的应该是范文,就写了。写完以后儿子当时看完以后说不行,说郑渊洁你这个在老师那儿肯定通不过,我说怎么可能,我是谁呀,写一个小学二年级的作文,他说真的不行,我们还打了一个赌,果然第二天老师就打了一个叉,作文怎么可以这样写。因为老师有一个标准,他就是说必须都一样,大家写的,他给大家有一个三段论,编的教材,我都看不懂,我看了那些教参以后,教学生怎么写作文,老师有一种教参的东西,是吧,怎么教孩子,叫什么三段论,我看完以后俩月写不出一个字。

  王 志:你这样做担不担心孩子会认为我父亲在帮我弄虚作假。

  郑渊洁:不是弄虚作假,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父爱。后来保姆给他写的作文,每篇都是范文。


  王 志:保姆写的东西得到表扬,得到范文,也不意味着他写的不好?

  郑渊洁:那她写得就是不好,我都看过,写的肯定是不好,没特色,千篇一律,写的是八股文章。八股文章是好的吗?比如说第一篇文章是这么写的,下雪,老师要求描写雪景,打雪仗,我就知道写东西的诀窍就是别人怎么写我不怎么写,我就写我的玩具没地儿放,太多了。然后由于一下雪,家里冷,家里人把羽绒服从衣柜里拿出来了,我就把玩具放在衣柜里面去了,这些玩具从来没有房子,到了衣柜以后这些玩具很高兴,就聊天,实际上通过这个角度来说明下雪了,天冷了,衣柜空了,你觉得行吗?没写雪,一点打雪仗、雪球都没有,我就不提雪。

  王 志:你的是好,但是老师一定错了吗?

  郑渊洁:那也不一定,反正起码这个老师现在没写《童话大王》写20年。

  王 志:你想儿子重复你的经历?

  郑渊洁:那倒不是,因为我觉得这种作文对他如果是一种,在写作上不是一种正确的引导方向的话,那我就应该是往正确的方法引导。在写作方面老师对他的教育,会有我对他的教育到位吗,准确吗?还有一个,老师怎么可能对每一个孩子,能因地制宜吗?能吗?每一个孩子都是有他的特点的。

   解说:上世纪90年代初,童话产业的成功让郑渊洁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郑渊洁曾经积极筹备办学校来实现自己的教育理念。在儿子小学毕业的时候,他的学校开门了,而学生却只有郑亚旗一个人。

  王 志:你为什么会让孩子不上学呢?

  郑渊洁:最典型的事也是我不放心的一个事,就是现在的学校教育,它忽视对孩子的品德教育。你以为看升国旗、读一本政治教材就是品德教育吗?

  王 志:那不算吗?

  郑渊洁:什么是品德教育?就是尊重每一个孩子,无条件地爱和尊重每一个孩子,不因为你考试不好我就不爱你了,不因为你长得不好,不因为你有什么缺陷,你性格上有什么问题,你不合群,你爱走神,不因为这个,而是无条件地让每一个孩子活得堂堂正正有尊严,每天老师干的事就是滋养每一个孩子的尊严、自尊和自信,听他说的一些事,包括我回来以后也很担忧,就是老师挖苦差生,比如说因为一个同学迟到了一会儿,老师就能把他的铅笔盒拿起来砸在地上,这个还是重点学校。

  王 志:你把孩子领回家的时候,决定不让他上学的时候你就没有一点担心吗,我孩子将来不能升学,工作怎么办?

  郑渊洁:我是这么想的,万一他什么工作都找不到,他还有一招可以做,就是他可以沦落成作家,作家,你想让人家买你的书,你就要写得和别人不一样,这个作家拥有人身上最宝贵的财富,不是钱,不是名声,就是他的经历,人的经历是他的一笔最大的财富,如果拥有了和别人不一样的经历,就是拥有了金子的经历。

  王 志:他怎么能当一个作家呢?天生的?

  郑渊洁:不是,因为我有时候观察他看一些事,我们俩在家遇到什么事以后我们俩都聊天,电视上有什么事,或者是网上有什么事以后,我看他对这个事的看法和别人不一样。因为他上学就跟别人一样了,老师告诉他这件事就要这么看,结果他的看法和别人不一样,那他当作家没问题。

   解说:当郑渊洁决定让孩子在家读书的时候,和他的预料一样,身边的大部分亲友都反对他的做法。 大家都为这次教育实验的结果而担忧。

  郑渊洁:除了我的父母以外没人同意,都说不行。你比如说崔永元,我向他征求意见,他说不行,现在是一个群体化社会了,关在家里以后,他将来性格很孤独,很不合群。我说我就是不合群,你不合群,不是跟我挺合群的吗?我跟他挺合群的,但是朋友有限。这个东西我考虑了,但是上帝对我们有一个恩赐,就是互联网。那时候有互联网了,他在网上认识了很多朋友。

  王 志:你不担心他出问题吗?

  郑渊洁:那他出问题就是他的判断力不行啊,判断力也不是教出来的。还有我告诉他你跟别人交往的时候,你要先把这个人假想成坏人,就要提高警惕了,这样如果突然发现他是好人的话,你会觉得天上掉馅饼,就赚了,如果他是坏人的话,你会为自己的判断非常得意,你的警惕性就保持了。

   解说:郑渊洁在家中为儿子布置了一间教室。除了自己教授,他还给孩子请了退休教师当家教。每周一,和正规的学校一样,郑渊洁带着亚旗在家里举行升旗仪式。

  王 志:还有我们不理解的是你教孩子,为什么还请家教呢?家教会达到你所希望的目的吗?

  郑渊洁:我给他编的教材我来教他,他还是会跟我很不严肃的,他会觉得我还没有这种外人的这种威严吧,这种效果,还是找几个老师来给他教我编的教材,这样才有效果,还是要有这种道具,需要这种东西。

  王 志:他能接受你选择的老师吗?

  郑渊洁:我给他定了,他可以不讲任何理由地炒老师鱿鱼,也炒过。

  王 志:炒过多少?

  郑渊洁:不多,但是炒的都是英语老师,他不喜欢学英语,他是因为不喜欢这个门类,所以他炒了。当然我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前几天我碰到一个朋友,他跟我说的事也很有意思,他说他的孩子现在最喜欢外语和弹钢琴,因为这个外语是个外教,20多岁的小伙子,跟他们上课的时候就可以坐在桌子上玩,跟他们玩游戏,他非常喜欢。这个音乐老师特逗,每一个孩子弹完钢琴以后他都说你将来是贝多芬,小孩非常开心。

  王 志:除了性格上塑造以外,你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有教材吗?

  郑渊洁:有教材,编了一些教材,我仗着自己能写点童话书,我想这个教材用童话手段给他编,完全是一个文学作品。为什么教材非得板着面孔呢,才是教材呢?为什么把这几栋楼房用围墙圈起来,前后左右坐满了同学,老师把听得懂的话往听不懂里说,把简单的道理往复杂里说就是学校呢?我看过哈佛MBA的教材,我翻过,咱们做生意赔了,就是亏损了,不就是赔了吗?他说什么?他说跌落损益率,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王 志:但是除了这个道义上,或者性格上,道德上的教育以外,那还有我们平常在学校里,现在小学开的数学、语文、历史、地理。

  郑渊洁:这都编了,有史地篇,一共是十部,

   解说:郑渊洁的教材以标准教材为参考,用童话手法撰写,有哲学篇《鲁西西和苏格拉底对话录》、法制篇《皮皮鲁和419宗罪》、此外,还有生理知识篇、道德篇、数理化篇和艺术篇等等。涵盖范围远远超出学校教授内容,总字数达四百万字。

  郑渊洁:第二部我觉得还是比较重要的,就是法制篇,就是现在的学校对孩子的法制教育也不到位,挺忽视的。中国的刑法一共有419项罪名。我把这419个罪名编成了419个童话故事告诉他,比如说,14岁以下的女孩身上的衣服就不是衣服,那是监狱带电网的高墙,谁伸手谁坐牢,就要告诉孩子。我们的课文里为什么不能有这种东西?我的儿子还是男孩呢,他上小学第一天就告诉他,除了医生和你爸你妈谁也不能往你衣服里伸手,谁伸手你就要在第一时间里告诉我。美国的幼儿园就是这样的。你小时候上幼儿园第一天幼儿园老师就跟犯人宣读一个东西似的,给他宣读一个东西,任何人不能触犯你的身体。你看美国圣诞老人了吗?小孩要跟他合影手都是这样,他就不敢搂他一下,搂他一下,家长就告他。

  王 志:你怎么检测自己的教学效果呢?孩子到底掌没掌握,他接受没接受,有考试吗?

  郑渊洁:有考试,考试是我发明的逆向考试,就是他学完这一门课了以后他出题考我,就是说考试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让学生记住学到的知识吗,再复习一遍吗,是这个目的,如果让学生有权力给老师出题,学完以后,你说他高兴吗,兴奋吗,有意思吗,全班同学围在一起比如说。事实上在考之前,我把我编过这么多教材不可能全记住,我要复习,复习紧张的是我,他很轻松,但是这个题不能出,跳出这个教材出题不行,那我不知道。

  王 志:同样你还给孩子贴国旗,贴爱迪生的像,这样一来不是给孩子增加压力吗?

  郑渊洁:是,还是要给他布置成一个学校的环境,因为缺这个东西。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道德教育。给他编了一个《罗克为什么不是狼心狗肺》,罗克是我的作品里除了皮皮鲁、鲁西西和舒克、贝塔以外的第5号人物,是一匹狼,大灰狼。罗克为什么不是狼心狗肺呢?是一匹狼,但很善良。就是一个长篇童话,我当时写的时候就想再坏的人看了我这个书他也不坏了,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就是这样要努力啊,要尊重别人,告诉他,要爱别人,不能因为别人有什么缺陷就不尊重他。

   解说:在郑渊洁的自编教材中,他选用了大灰狼罗克,皮皮鲁和鲁西西、舒克和贝塔这些自己童话中的主角。他们一直陪伴着亚旗一起长大。同时在中国大陆,20世纪70年以后出生的许多孩子也是读着郑渊洁的童话成长。 (资料《舒克和贝塔》)

  20多年来,郑渊洁的童话书刊总印数已经超过七千万册。他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童话作家。

  王 志:从你的理想来说,你小时候想当作家?

  郑渊洁:没有,从来没有过,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淘粪工人,当时石传祥,一个劳动模范,他就是淘粪工人,我当时就想当淘粪工人。当时我们老师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出了一个命题作文,就是《我长大了干什么》,他让我们全班同学,他导向我们,说当科学家,当艺术家,要有远大理想。

  王 志:你故意跟老师抬杠?

  郑渊洁:不是,从小我妈告诉我,哪儿人多别去那儿,别跟别人一样,大概就这么教育我的,我妈这么一个性格的人。

  王 志:怎么会想到把自己的理想?

  郑渊洁:你们都写科学家,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找到一个最极端的例子,我要当淘粪工人,但是这个老师很了不起。

  王 志:怎么了不起?

  郑渊洁:正常她应该说你跟我作对,他给我推荐到,当时叫北京马甸小学,我唯一读的学校,在校刊上发表了,刊登在油印的校刊上。这个对我鼓励很大,有一天上课,她说郑渊洁你站起来,我很紧张,因为我老爱走神,我以为她又发现我走神了,我就站起来,她你上来领两本《优秀作文选》,你的作文被推荐刊登了,这个当时对我自尊的滋养是终生的,因为当时当着我喜欢的女生的面,别的同学都要花两毛钱买这本刊物。从那天开始我就产生一个错觉,这个世界上写文章就我写的最好,谁也写不过我,这个错觉一直保持到今天。

   解说:老师的肯定让郑渊洁开始迷恋于自己的想象力,文革初期,才上小学四年级的郑渊洁随父母前往河南接受劳动教育。没有想到丰富的想象力却让他过早地结束了学校生活。

  郑渊洁:当时父亲是军人,当时叫国防科委,这些军人到那儿以后自发组织了一个子弟学校,就由有专长的军人,比如会教语文的,会教数学的就当老师,把不同年龄的孩子集中到一个班里教,这样一天老师又出了一篇作文,叫《早起的鸟有虫子吃》。我就仗着小学二年级的那次成功,就把这个题目变更了,我说《早起的虫子被鸟吃》,那个作文我还记得,大概意思是你先弄清你是什么,你要是鸟,你就早起,就丰衣足食,如果你是虫子,你一定要睡懒觉,要不你就有杀身之祸。

  王 志:这次结果怎么样?把题目改了以后?

  郑渊洁:这次老师认为我是跟他作对,他说郑渊洁你为什么这么写?我把我作文里的道理告诉他,他说不行,他说老师让你怎么写,题目是不能变更的,还有你这个是错误的想法,不可以这样想。你这样想就很危险,就是说你最终的道路是进监狱。

   解说:由于无法适应这个临时小学的教育方式,郑渊洁离开了学校。即使在这个时候,父亲也没有埋怨他。

  郑渊洁:后来他说了一句话,没关系,我在家教你,就是这样,他教我很简单,第一本书背《共产党宣言》,他的出身在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哲学教育,这种出身,因为他小时候上过学,因为爷爷是富农,有点钱,供他上私塾,上过可能也是三四年,所以那时候部队有文化的人少,很快发现他有文化,就让他到军校当教员去了,所以让我背这些政治书籍,也有用,因为你看《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话就是童话手法写的,一个幽灵,一个共产党的幽灵在欧洲徘徊,其实很有童话色彩,里面遇到不认识的字,让我查字典,用毛笔写在旧报纸上,然后贴在墙上,因为干校的房子是很破的房子,墙是土的,墙上可以随便贴东西,满屋子贴的是生字,《共产党宣言》里的生字。

  王 志:以后就没再进入学校?

  郑渊洁:没有,以后一天都没有。

   解说:郑渊洁的和那个时代的许多军人子弟一样,参过军,也当过工人。而无论做什么,他都在寻找机会释放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尝试了多年不成功的诗歌创作之后,1979年,郑渊洁发表第一部童话作品《黑黑在诚实岛》,一个童话传奇就此开始。

  1985年创刊的《童话大王~郑渊洁作品月刊》是专门刊登郑渊洁童话的杂志,至今畅销不衰,最高月发行量曾达百万册。20多年来,郑渊洁一直是受人追捧的明星。同时他的无拘无束的想象力也不断遭到非议。 (资料:舒克和贝塔)

  2002年,有家长提出《童话大王》中有些章节 含有“少儿不宜’的涉及性问题的内容。 对此,一些媒体也提出了批评。有一段时间,郑渊洁不得不做出妥协,《童话大王》暂时刊登他以前的作品。

  王 志:在你看来这个界限应该定在哪儿,什么应该跟孩子说,什么不应该跟孩子说,有没有不应该跟孩子说的事。

  郑渊洁:当然有了,三级片不应该给孩子看,不应该给孩子说,但是凡是正常的生理知识都应该给孩子说。比如说我从小没有受过性教育,我想让他们通过我的作品知道一些,如果他们的父母不好意思说的话,我来告诉他们。我从小就是不知道,不知道以后同龄人以讹传讹的这种,用黄段子这种信息告诉,非常不准确,对人的一生的心理和生理都有影响。

  王 志:可能家长担心的是写这种东西,孩子看了以后会产生副作用,你觉得会吗?

  郑渊洁:我反正他5岁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人是怎么来的,非常到位地告诉他。我觉得所有的孩子都应该由生他养他的人告诉他。

  王 志:用什么样的语言,什么样的方式,选择什么样的时机?

  郑渊洁:5岁的时候,那天下雨,在家里面,因为我特别怕在幼儿园的时候,或者是在学校的时候,别的同学先告诉他,先告诉了以后那是不准确的信息,万一是不准确的信息以后,他就会再告诉他准确的,这种东西在他脑子里打架是很难再改变的,你不如以很权威的身份,到位地告诉他,当别人在告诉他的时候,他脑子里不会再有这种来回折腾的东西了。我告诉他了,那天下雨,他就问我,郑渊洁为什么先看见闪电,后听见打雷,那天儿子问我这么一个问题,我说这个不重要,我先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他说什么。然后就给他演示,告诉他是怎么来的。说完了以后,你猜他说什么。他说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先看见闪电后看见打雷了吧,这样我就成功了。

   解说:从1996年开始,在郑渊洁的教育下,郑亚旗走上了一条和他的小学同学完全不同的成长道路。亚旗从游戏开始接触电脑,1994年, 11岁的时候他学会了上网,亚旗结识的网友许多是中国互联网的开创性人物。十六岁的时候,他开始发表一些电脑硬件和游戏方面的专业文章。

  王 志:你不担心孩子沉湎于游戏当中,不再从事室外活动,两耳不闻窗外事。

  郑渊洁:沉湎于电脑的孩子都是在家里享受不到亲情的孩子,如果家长、父母能够放下你的父母的架子,真正平等地,真正亲情地和孩子相处,一块儿玩游戏,一块儿谈天说地的话,任何电脑游戏也竞争不过家长。

  王 志:还有很多现在电脑游戏当中的色情、暴力,你不担心吗?

  郑渊洁:那个不应该,那不是家长的事,也不是孩子的事,应该是管理部门的事,他们不应该让这种东西生产出来,如果是国产的,不应该让它出笼,如果是外国的,不应该让它进来,他们干什么呢。

  王 志:但是你的孩子有可能接触到这些。

  郑渊洁:我的孩子反正没事,因为他从小我就没有打骂过他,他对暴力的东西非常排斥,他认为这个东西是不可取的,如果孩子从小是爸爸妈妈把他打大的,他一看到暴力的东西马上如鱼得水,很喜欢啊,因为爸爸妈妈就是这样打我的,然后我也这样对待别人,我不能还手打我爸爸妈妈,我就还手打你们吧,打虚拟的,或者联机玩的真人吧,再打不过了,把菜刀拿来给一刀。

   解说:在网络狂热的时代,郑亚旗通过个人做网站设计和维护,实现了经济上的独立。而郑渊洁已经完成的20部作品中至少有10部由亚旗提供构思,关于炒股、跆拳道、网络的内容全部来自亚旗的世界。

  最近几年亚旗一直希望为父亲创办一份童话画报。2004年年初,郑渊洁终于同意了,《皮皮鲁画册》就此问世。郑渊洁做撰稿人,儿子则当上了主编。

  王 志:你会不会把儿子这种行为当做你事业个人的一种转机,或者一个新的起点。

  郑渊洁:可能碰巧,因为我是写童话的,对我的这种无形中的帮助是挺大的,因为后来很多作品的原形,包括他跟我说学校的事,包括外边跟小朋友玩的事,对我的灵感的启发都挺大的。包括对他说18岁之后不给钱,他打听到了以后,有身份证了就可以在股市开户,16岁了就可以办身份证了。他就跟我说他要去炒股,先跟我借一点钱,比如说着说着,他就说郑渊洁你要写炒股的事,特别有意思,我带你去股市打听看一看,真去了,觉得非常有意思,有写了一本《金拇指》的长篇小说,这就是他给我的灵感,还有很多作品也是。

  王 志:有冲突吗,你们俩?

  郑渊洁:有冲突,他说你这个东西写得不行,我说怎么不行啊,他说没有画面感,老是这么面对面地聊俩小时,人家怎么画呀,你得上天入地,你得让他坐汽车,你得让他到医院去,被车撞了,你得让他出现警察,警察局,我说那不成了港台电视剧了,他说你得让它场面变化,然后画连环画还可以(表现),这样的情况也有。我有时候也坚持,还有毙我稿子,这么多年没人毙我稿子,他说你这个写得不行。

  王 志:你接受吗?他毙你稿子的时候你接受吗?毕竟你是老子,他是儿子。

  郑渊洁:是,他说这个我同意,没有画面感,画面没有变化,这个我同意

  王 志:在你眼里,你的儿子现在是什么?

  郑渊洁:现在是主编,他是老板,我给他打工啊。因为这个画报是他的。

  王 志:你会有实验成功的喜悦吗?

  郑渊洁:不是实验,成731部队了,这个是被逼的,没办法,逼上梁山了,如果学校他上得很开心的话,如果教育很正确的话,很尊重孩子的话,我当然乐得了,我费那劲干什么?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现在觉得心里头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不会找我算账了。我就怕他大了以后万一找我算账。

  王 志:你现在对儿子有什么期望吗?

  郑渊洁:就是自食其力吧,另外就是说尽早地能让我抱上孙子吧。

  王 志:你会出版你的教材吗?

  郑渊洁:原来不想出,原来是怕儿子,我把北大清华的人揣着北大、清华的文凭,然后再看了我的教材如虎添翼,我儿子就没活路了。后来发现儿子还没什么问题吧,所以就开始拿出来了,这也是利欲熏心,杂志社说很多家长要求登这个教材,因为登了这个教材以后杂志社的发行量就上去了,就开始从2004年的7月份开始在《童话大王》上连载,连载完了再出书。

  王 志:实际上大家看着你儿子培养成这样,很多人也很高兴,觉得郑渊洁确实成功了,但是另一方面也很矛盾,包括你的童话,包括将要出版的教材,包括你说我怎么教你写作文,你不还是培养孩子成为郑渊洁的一个模式?

  郑渊洁:对,这个教材我拿出来发表一年了,我有顾虑,自从登了这个教材以后,现在形势就变了,是家长强迫孩子看,经常有孩子给我来信和网上发电子邮件,我再不看你郑渊洁的书,说我爸我妈给我买了童话大王以后,还要给我出题考我,什么什么罪,判多少多少年,因为用这个教孩子是家长最高兴的事。

  王 志:反对教条的郑渊洁变成教条了。

  郑渊洁:因为这个教材,说穿了以后,说是用童话手法编的,实际上它肯定还是一个教化的东西,它还是转着弯地告诉孩子一个道理,一个知识。

  王 志:寓教于乐。

  郑渊洁:对,再怎么着说它也不是真正的童话,尤其家长强迫,还要考的话,孩子就逆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11)|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