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荐>这样的大学是什么?  

2005-09-25 20:01:11|  分类: 子女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的大学是什么?




南方周末    2005-09-22 15:36:46



  □郭世佑(中国政法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教授)
  
  高校“英雄”排座次
  某日,某个部属重点大学的新生开学典礼在该校的大礼堂隆重举行。来自五湖四海的数千名高考胜将鱼贯而入,齐把目光投向主席台上那密密麻麻的一片。经大会主持人一一介绍,方知第一排坐的都是校级领导,从书记、校长到各位副书记、副校长,还有纪检书记,以校长、书记为中心,从左右两边依次排开,一个也不能少。第二排是各学院的院长,也都如数到齐,最后一排是各学院的教授代表,据说他们还是由校办点将的资深教授。
  “校领导”、“院长席”和“教授席”,秩序井然。我始终不解的是:我们的教授从什么时候开始被当作大学的“第三等级”了?他们只应充当校园中的“第三等级”吗?
  我丝毫也不怀疑,典礼的组织者并无贬低教授之意,说不定其中很多教授在组织者留校任职之前,还是他们所敬重的师长,还直接给他们授过课,我也毫不怀疑这样的排列在茫茫神州肯定并非“独此一家”,不必少见多怪。况且,如果改用别的方案去排,那不是很费劲也很为难吗?你把第三排与第一排对换吧,那既无法显示校领导的重要性,也容易让某些校领导提出质疑:“我们也是教授”(这也是实话,他们个个都是有教授职称的);你把第三排调到第二排吧,院长们也可以反驳说:“我们也是教授”,而且把教授们夹在校长与院长之间,主席台的“层次感”就会遭到破坏,教授们也未必能感到自在。但问题在于,我们不是经常说要“开放”、要“接轨”吗?如果我们把目光稍稍投向那些教育发达的国家,在那些国家的学府里,他们会制造那么庞大的主席台,还把教授列入末座吗?他们敢吗?
  好在我们国家还没有这样斤斤计较的教授,不会提出:“我拒绝坐第三排!我必须坐第一排!”倘若如此,旁人肯定会讥笑此人“不正常”,用杭州人的话说,就是“脑隙搭牢”。
  这就是差别。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说:“正统论意味着不思考,也不需要思考。正统论是无意识。”我们的生活中,不需要思考的“正统”还少吗?
  借助于开宗明义的入学典礼与三个等级的递减式排列,把官本位的家底毫无遮饰地裸露无遗,将会给那些兴致勃勃走近学术殿堂的入门者带来什么潜意识的影响?教授、学府与学术的尊严何在?
  
  “处级”贵过教授?  
  不少高校的校领导正在奋力推行“处级”领导岗位的“竞聘”活动,把相当于“处级”的院、系领导岗位也拿出来,诱导教授们抛开“斯文”,去争那个被称作“中层干部”的“级别”,而且正职与副职拿出来一起争。据说,每次报名的还挺踊跃。
  在个别地方,这样的“竞聘”活动已经开展10多年了。这些校领导的初衷显然不是为了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为竞选校级领导岗位作铺垫,但他们毕竟秉持锐意进取的精神,希望打破清一色的任命制,让某些既有学术研究能力与品位,又不乏管理经验,还富有服务意识和牺牲精神的教授站到管理第一线,把学校尽量办好一点。这一点我是相当理解并支持的。
  但让我感到困惑的是,那些稍有学术研究能力与品位的教授,一般都把学术时间视同生命,如果诱导他们去争那个“级别”,究竟是服务意识与牺牲精神的支撑在起作用,还是名与利的诱惑最重要呢?如果是前者少,后者多,那么,这个处级岗位究竟有多少名、利可言?能否像拍卖行一样来得透明一点呢?此其一。
  其二,就治学为师而言,如今在岗的绝大多数教授都是从“文化大革命”的荒唐岁月中走出的,他们不仅先天不足,而且在“全民皆商”的叫卖声中又导致后天营养不良,急需补课读书,并非拿了文凭就完事,否则,就更容易误人子弟,那又何必再鼓动他们都去竞争那个无关宏旨的“中层干部”,让他们在争赢之后,泡在那些不得要领和没完没了的文山会海呢?
  其三,如果教授们在从政的鼓励之下,抛开书案去争那些“领导”岗位,还争得面红耳赤,能给眼睁睁看着师长的学生以什么样的“师表”和人生导向呢?如今的学生干部之间也争得很厉害,而且等级森严,经常在院、系黑板上通知召开“中层干部”会议、“部长级干部会议”,平时在老师、同学中还挺有优越感,俨然一副学生贵族的得意模样,这是否同某些师长们的价值取向直接有关呢?
  第四,大学也是学校,它首先需要宁静,切忌喧嚣啊!既然可以经常鼓动教授们去竞争“处级”领导岗位,那又何必严禁卡车与拖拉机入内呢?
  
  哪个教授敢当“猫”?
  1952年,美国的二战英雄艾森豪威尔在担任总统之前,出任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在欢迎仪式上致辞时,他在对着教授们用了“雇员”(employees)一词,称他们为“哥伦比亚大学的雇员”。有位教授当场就站了起来,打断校长的话说:“艾森豪威尔先生:我们教授并不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雇员’,我们就是哥伦比亚大学。”
  在美国,大学的校长们都知道,领导教授比看管一群猫还难,谁也别指望对教授们颐指气使。但在中国,谁会让教授去扮演猫的角色呢?是教代会、教育工会?还是教师法、高等教育法?看来都没有,所以,中国的教授不是猫。
  每遇类似情况,都会有人拿“国情”说事,强调国情的重要或无奈,庆幸“难得糊涂”。但我总觉得,合理的国情固然需要尊重,不合理的国情却需要改造,特别是在名叫“大学”的教育单元里,在一年一度的新生开学典礼上,我们该用什么样的信息与方式去对那些一切都还感到新鲜的嗷嗷待哺者“先入为主”呢?怎样启迪他们去感受一种既不同于官府,也有异于街道或村落的氛围与境界,逐渐使他们“成其为人”,以便让他们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展示一点底气,活出一点品位,书写一点尊严呢?
  虽然常听师友乐谈梅贻琦时代的清华大学,梅校长是不敢轻慢那些属于第一等级的教授公民的,是他承诺“教授治校”的。问题是此一时而彼一时啊,今天的清华大学,我猜想,也免不了要倒过来说吧?是教授不敢对校长说“不”,惟有陈丹青那样的出走者可以例外。
      
  横看竖看,都是衙门
  看来,国内高校与学界在热谈“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时,可能还得先敲问一下比这更为基础性的问题———“什么是大学”,或者“大学是什么”?或者干脆换一个虽然多少有点令人难堪但最直接也最实际的问题:大学是衙门吗?
  大学是衙门吗?这在欧美国家恐怕是一个很弱智的问题,用时髦的话说就是“伪问题”。因为他们的大学不可能是衙门,那是连身贵如国王、权重如总统都不便随便插嘴和插手的地方;在我们国家,这倒是一个很实际的真问题。实事求是的回答只能是“是”或者“就是”。
  如果要像高考能手那样回答得全面一点,那就不妨先从理论层面来阐释一番,先来一个借腹生子,接过国际高等教育的主流话语,强调大学乃求真的圣殿与职业练场,憧憬大学的自治与学术的独立,然后借一个“但是”,把话锋一转,强调“初级阶段”的国情与现实,罗列一下它的作用与业绩,再加几句“美中不足”,再加几句“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之类……这样的理论,你信吗?
  从现实而言,目前的大学就是一个享有固定行政级别的衙门。它上有主管领导,下有各级职能梯队,还有许多平行机构在互相联系和互相牵制,差别就在于,它是新提升的副部级大学,还是司局级大学?是部属还是省、市地方政府领导?是重点还是一般?还有,是否列入“211工程”、“985工程”或别的什么“工程”。
  显然,在我们国家,大学校园与其说像衙门,还不如说就是衙门,是一个需要改造的衙门,关键在于从哪里入手改造。国有企业的改造可以拿国际社会流行的现代企业制度来取代国情所派生的衙门制度,让某些国有企业起死回生,那么大学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