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庄则栋:亲历乒乓外交  

2006-04-20 09:23:32|  分类: 共同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会客厅]庄则栋:亲历乒乓外交 庄则栋:亲历乒乓外交 - 肖尧一梦 - 观音故里人

央视国际 (2006年04月19日 09:22)

    
< a href="#" target="_blank" >庄则栋:亲历乒乓外交 - 肖尧一梦 - 观音故里人
< a href="#" target="_blank" >庄则栋跟妻子佐佐木敦子
< a href="#" target="_blank" >庄则栋:亲历乒乓外交 - 肖尧一梦 - 观音故里人
< a href="#" target="_blank" >庄则栋打球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4月18日播出):

        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欢迎走进《新闻会客厅》。今年是中美乒乓外交35周年,这段历史被称作是小球转动大球的历史,提到中美乒乓外交,有一个人的名字就绕不过去,那就是庄则栋,今天我们请到的就是乒乓外交的参与者、见证者庄则栋先生,您好。

        庄则栋:您好。

        主持人:今年是中美乒乓外交35周年,前不久也有一个纪念的活动。

        主持人:因为这个纪念活动,人们一下子就想到35年前的事儿,有时候觉得历史还很近,有时候会觉得很遥远,您是哪种感觉?

        庄则栋:我们年轻的时候所记的事情很清楚,眼前的事情反而记得不清楚了。

        主持人:所以当时的经历还都是历历在目的。

        庄则栋:是。

        主持人:当时科恩训练结束之后错上了中国队球员的车,怎么会错上了这个车呢?

        庄则栋:别人说他上错了车,其实上对了车,为什么上对了车?因为那是有大会的标志的车,但又是中国运动员的专车。

        1971 年4月,第31届世乒赛在日本名古屋举行,其间,从训练馆去体育馆的一辆送中国队队员的大巴车即将开动,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美国运动员突然上了中国代表团的车,包括庄则栋在内,车上所有的中国队员都非常惊讶。在全车人的沉默和尴尬中,庄则栋经过一番思考和犹豫,向科恩走了过去。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个举动,竟然成为了当时中美关系解冻的开端。

        主持人:当时中国和美国应该说没有任何的交往,但这个车上突然上来一个美国人,对这个车上什么样的气氛?

        庄则栋:你想想当时大家都没有思想准备,上来一个美国人。

        主持人:怎么意识到他是美国人的?

        庄则栋:他上来的时候开始并不知道,他一上的时候面对着大家,当时USA是在他的背后,然后面对大家,一看都是中国人,也没人给他让座位,也没有什么,他一转身,一转身门关上了,这一转身后边都看见他背后的USA,这下大家看见了,一看见,谁都心里都很明白,也很清楚。

        主持人:清楚的是什么?

        庄则栋:我是1940年出生的,到了1950年抗美援朝,那时候整天广播铺天盖地的,都是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打败美国野心狼,这在我们十岁所受的教育,到现在历历在目,非常清晰。

        主持人:当时是根深蒂固的。

        庄则栋:对,这是1950年。到了1959年,我第一次到欧洲去参加第七次世界青年联欢节,那时候出国就告诉我们,跟谁说话都不能跟美国人说话,跟谁送礼都不能跟美国人送礼。

        主持人:这是纪律。

        庄则栋:纪律,跟谁握手都不能跟美国人,这都是有严格规定的。

        主持人:这次去日本比赛有没有在之前又强调,不能跟美国人说话,不能跟美国人握手?

        庄则栋:没有,这次周总理就提出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是在我们中国代表团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了,大家都明白,都懂,就是不能跟他往来。

        主持人:当时科恩上了车,一转身大家看到USA,之后车上的气氛有变化了。

        庄则栋:对,我当时坐在车的最后边,我一看他上来了,也没什么人理他,所以当时我就想,要不要去理理他,你想,来到中国这个车上谁都不去理他,我说这个东西,我感觉不大好。

        主持人:当时不跟美国人说话,大家都是一种习惯了,像您说的,为什么这时候您的脑子会转了一下呢?

        庄则栋:当时头一条,毛主席1970年跟斯诺有过讲话,现在我们要寄大希望于美国人民。

        主持人:当时您在车上就想到这句话了。

        庄则栋:想到这句话,毛主席为什么早不讲晚不讲,怎么这时候讲。第二条总理又讲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主持人:您在这时候想到了毛主席的话,想到了周总理的话,接下来呢?

        庄则栋:但是你这样想了以后感觉到,中国还有五千年的文化呢,五千年文化,这五千年的文化在我们身上,就是人家问我说,别人都不去,为什么你庄则栋去,人家就提这个问题,别人都不去,而且我坐得离他最远,我坐在最后边,离得最远,别人都不去,而你去,而且我当时又选择了我包里面最大的一个礼品送给他。

        主持人:您当时思绪上下五千年想了一个遍,想了多长时间?

        庄则栋:这个我倒没想,来不及想这个,我就想,假如这些年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在我身上,有意识和无意识地反映是个什么东西,以和为贵,和。

        主持人:您这个思前想后想了多长时间?

        庄则栋:就是十分钟。

        主持人:脑子一直在转这个事儿?

        庄则栋:当时我也没转那么深,几千年文化没转这么深,我不过是代表咱们中国人民向他表示问候,就是这么一个很简单的想法。我这样就能够通过礼物,不光说话,通过礼物能表达我们中国人民很真挚的一份情义,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主持人:您同车的队友,有没有看出来您有这个意思?

        庄则栋:当时我刚一迈步的时候,同车就问我,小庄你干嘛去,我说跟美国人聊聊去,当时同志们就劝我,别去,别惹事儿,别理他,就是三别,劝过我。当时我跟同车的同志们就说,他只是个运动员,又不是决定政策的人,我就没有听同志们的劝告,我找了一个翻译,我就过去了。过去以后,我就让那个翻译问他,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他说叫哥伦·科恩,我当时就对他讲,虽然美国政府对中国不友好,但是美国人民都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为了表达我们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和运动员的友谊,我说我送你个礼物做纪念,我就把这个给他了。

        主持人:他惊讶吗?

        庄则栋:他特别惊讶,特别高兴,一下就把这个礼物就收了,收了以后,翻译就问他,你知道送你礼物的人是谁吗?他说知道,就是世界冠军庄则栋给我的,完了以后就祝我们在比赛中间打得好。前面考虑十分钟,最后就是五分钟了,这五分钟我一说,一翻译,他一祝贺,就到比赛场地,就到了比赛。我们俩最长就那么五分钟。

        主持人:车到了地方下车就再见?

        庄则栋:不是,当时车门一打开,这车上上来个美国人,是个美国人,美国人在旁边站着,美国人手里又拿着我送给他的礼物,这不就是新闻了吗,记者“哗”一下就过来了。

        主持人:当时就拍下来的是这张照片。

        庄则栋:因为那天我送他礼物,他没送我。第二天,他拿着礼物来,然后他送给我,他又把我送他的礼物拿来,这是我们俩一块照的,我送他,他送我,一块照的。

        主持人:这是第二天的,不是当天在车上了。

        庄则栋:不是当天。

        赛场外的这则新闻比场内的输赢更加引人注目,在中美关系异常敏感的七十年代,两个国家的运动员站在一起,这本身就足以引发国际舆论的揣测。第二天,日本的各大报纸都在头版登出了庄则栋与科恩的合影,并配以大幅标题,中美接近,这在当时成了压过赛事的重大新闻。

        主持人:马上这个事情被三家重要的媒体在日本都暴光出来,您心里有底吗?

      < a href="#" target="_blank" >庄则栋:亲历乒乓外交 - 肖尧一梦 - 观音故里人
      < a href="#" target="_blank" >庄则栋跟科恩合影
      < a href="#" target="_blank" >庄则栋:亲历乒乓外交 - 肖尧一梦 - 观音故里人
      < a href="#" target="_blank" >日本报纸对庄则栋跟科恩的行

        庄则栋:没底,一点底没有,一照相,登报纸,第二天一登,当天晚上副团长找我谈话,我一进来,说你先看看这张照片,我一看我们俩的照片这么大个,副团长就说,小庄,这事儿可闹大了,我说怎么闹大了,他说今后你可千万不要再跟他往来了,我说为什么,我当时也不服气,我确实不服气,我跟领队说,毛主席说过了,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和下面普通工作人员相区别,我刚一区别,你说我把事儿闹大了。我一说,领队也说不出话来,他说不出话来,他跟我这么说,小庄,现在比赛任务非常紧张,你们的任务主要是集中力量打好比赛,这个政治上的事情,我们来帮你处理,你看好不好呢。

        主持人:领导都找您谈话了,还敢辩解。

        庄则栋:是,辩解。当时是这样,领队说你打比赛,这个政治我们帮你处理,虽然他也没批评我,我说好吧,今后我不跟他往来了,我说你帮我们处理就完了。

        主持人:当时副团长找您谈话,您答应了,不再跟美国人交往了,之后在赛场上,就没有再碰到美国人吗?

        庄则栋:是这样,问题是我不和他往来了,他有知悉册,他知道我打哪场比赛,他在那儿等着我,等我一过去以后,就把我抱上了,你送我礼了,我还没送你礼物呢,咱们再照一张,是这么来的。

        主持人:这时候你已经答应领队不再理他了。

        庄则栋:这不是我主动的,是他主动的,因为完了以后,我不理他,他整天拿着我送的礼物在场地里晃来晃去。

        主持人:他怎么那么美,拿着这个礼物?

        庄则栋:我问过哈里森,他们的副团长,我就问他,我说科恩有什么性格,他们说科恩的性格就是非常爱出风头,挺喜欢张扬的,是那么一种性格。

        主持人:科恩其实早年间心脏病去世了,当时您知道这个事吗?

        庄则栋:我知道这个事,我还专门为他写了悼词。

        主持人:后来这个事儿过去没几天,美国队就跑到中国队驻地来了,要求中国邀请他们来访华,和您跟科恩的交往有关系吗?

        庄则栋:有关系,是在这之后,因为有了这个气氛,想访华,我们哪敢答应做这个主,不敢答应,这样,就把美国想访华这个动向向国内汇报。

        几天后,外交部收到了美国乒乓球队希望应邀访华的报告。依惯例,外交部做了否定的答复,周恩来、毛泽东也先后批示,同意了外交部的意见。

        根据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在批复了这个报告的当晚,毛泽东在大参考上无意中看到了庄则栋与科恩结交的消息,正是这则新闻促使他下决心收回成命,同意邀请美国队访华。

        主持人:这个过程您是什么时候了解的?

        庄则栋:这个过程是后来我了解到的。这样呈毛主席阅示,毛主席一看,外交部没同意,周总理也没赞成,毛主席就画了圈,表示我看过了,就退外交部存档。

        主持人:事儿差点就过去了。

        庄则栋:如果是这样,乒乓跟外交就无缘了,后来毛主席从不同意180度的转弯变成同意,这就是乒乓外交的核心。你们可以想象,主席做出任何决定都是经过缜密的思考的,没有说什么今天发出去了,明天再收回来,再重发,这在主席当中不会有这种情况。可是这次发出去了,存档了,毛主席吃了安眠药准备睡觉,不是吃了安眠药马上就可以着的,毛主席翻,上边一本,下边一本,两本大参考,很厚,毛主席那么高龄,一下翻到78页,大参考的78页,这是他们告诉我的,翻到78页,一下看到外电报道,我在车上跟科恩所讲的话,我送他的礼物,毛主席在这个时候,就是非常高兴地叫了我一声,“哎呀,我的庄爷爷”,毛主席这么叫。

        主持人:好像帮了一个忙的感觉。

        庄则栋:但是你说我是小孩,让毛主席这么叫,我哪承受得了。

        主持人:可能是他觉得你无意识地做的这个事儿,帮了他一个大忙,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一个感慨。

        庄则栋:对,但是他叫一声“我的庄爷爷”,完了以后他下边就布置,邀请美国队访华,这一弄下边的工作人员都不动窝,为什么?因为毛主席有令,吃过安眠药所说的话都是不作数的,所以下边谁都不敢动,但是这些同志们非常有政治经验, 如果说因为今天大家听到毛主席这种发话,他们已经感觉到有点不一样,所以他们就说,“主席,您再说一遍”。让毛主席再说一遍,毛主席说快去邀请美国队访华,不然就来不及了,今天我吃过安眠药片说的话也算数,快去。

        主持人:这么有戏剧性。

        庄则栋:而且毛主席这时候又说了一遍,这个庄则栋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此人有点政治头脑,所以熊向辉在《我的情报和外交生涯》中所写的,就是毛主席看了外电报道,这一段下决心邀请美国团访华。

        美国乒乓球队的访华活动终于在这一届世乒赛结束之时成行,当球队经过香港罗湖口岸进入大陆时,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这也是新中国22年以来,第一个美国代表团正式访问中国。随后,在当年的7月份 ,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开启了中美两国官方来往的破冰之旅。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正式访华,这次访问被人称做改变世界的七天。在基辛格和尼克松访华时,庄则栋都被点名去陪同。

        主持人:乒乓外交这个发生的时间是在1971年4月份,半年之后,基辛格访华的时候,您就是中方的成员之一,他知道您曾经和科恩的交往这个事儿吗?

        庄则栋:他知道,而且知道了以后,他就说,说我在中美两国乒乓球友谊当中间做出过贡献,表示向我感谢。

        主持人:感谢您?

        庄则栋:对,感谢。但是在1971年9月,在北京体育学院。

        主持人:后来到1972年2月份,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您又见到了他吗?

        庄则栋:对,到了1972年2月21号,尼克松来华访问的时候,我们都到机场去迎接,我们都去了。

        主持人:作为乒乓球运动员,当时为什么成为了中方的接待人员之一呢?

        庄则栋:因为当时我清楚,一个,我的球打得比较好;第二个,的确美国队来华访问,跟我开始的由头可能是有关系的,我只是想到这点了。

        主持人:后来您就作为团长去美国访问了。

        庄则栋:4月份美国不是来华访问吗,到了7月份的时候,周恩来总理在人代会开了几千人的大会,我们乒乓球队也参加了,我们坐在人民大会堂大厅的最后一排,而周总理带领着全体坐在主席台上,当谈到31届乒乓球比赛的时候,总理高兴地说,乒乓球队来了没有,我们都不敢出声,我们团里的领导说在这儿呢,就说我们乒乓球队在最后面,周总理就说,来,我们全体鼓掌,欢迎他们。我们又从人代会的最后一排一直走,走到人代会的最前排,第一排,我们就坐下了。然后总理就对着我,说小庄,这次美国乒乓球队来华访问了,以后美国邀请你们,你们敢不敢去?总理就问我,我说敢去。当然我们别的同志回答说我们敢去,就这样,总理挺高兴的。到了1971年12月28号,周恩来总理在人代会上接见美国来访问中国的代表团,然后我就参加了。当我来得比较早,我一来的时候总理已经在了,外宾都没来呢,总理就对我说,小庄,这次访美,你当代表团团长,你去,我说总理,我不行,我是运动员,我干不了这事儿。总理说没关系,就你当团长,我再给你配两个助手。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第一个访美的,应美国邀请的访美的代表团团长。

        主持人:您作为团长,带着中国乒乓球队去访美,之前大家跟美国的隔阂确实很深,从您自己来讲,之前想象中的美国是什么样,因为去的时候肯定多少有点紧张吧,以前那是敌人,见到的什么是出乎意料的?

        庄则栋:当然,我们出去以后,出去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美国开了一架波音707飞机,都是三排,上面写着“友谊飞剪号”,整个飞机就我们三十来人坐。可是开到了底特律,底特律是我们访美的头一站,我们在那儿访问完了,准备再往外再走,整个飞机我们一看,全改了,全部改成头等舱了,原来一排是两排,一排三个座位,现在是一排两个座位。

        主持人:这说明接待你们的规格很高。

        庄则栋:非常高。完了以后,整个飞机上的小姐全部配备得,胸前有一个牌子,她的名字,上边是中文的、英文的,飞机上配备的早餐可以挑,有饺子、包子、面条、米饭、酸辣汤,你们点吧,全是,飞机上全部是用中餐来招待。

        主持人:中餐正宗吗?

        庄则栋:正宗。但是我就感觉从他们这些我认为是经过精心设计,经过精心安排的,对我们这次访问一切一切都是特别好的。

        主持人:在您的生涯当中,乒乓球是您的事业,因为它大家了解您,乒乓外交也是您一生当中非常辉煌的一页,您说这两方面比起来,哪个更重要呢?

        庄则栋:实际上来讲还是我的业务,这是我终身的事业,而且我为此奋斗了一辈子都是乒乓球的技术,不过乒乓外交是在我事业当中偶然的一个闪光点,但这不是我一生所特长的东西,我真正的特长是我的业务,我的能力,乒乓球队,这是我的特长。

        主持人:您说这个乒乓外交究竟是运动员之间的一个交往促成了乒乓外交,还是说政治家审时度势,利用了民间的这样的一个契机,打开了局面?

        庄则栋:在五彩缤纷的世界中,只有伟人的慧眼才能抓住这看似十分平凡,却是十分重要和关键的瞬间,所以毛主席把一个非常复杂的政治斗争摆在了一个乒乓球比赛场,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是毛主席把兵法把外交用到了无与伦比,用到了极致。所以毛主席这个邀请使得美国、中国都有面子,都能接受。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后边还有一句话,可以证明这一点,毛主席说,我为什么要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呢?中美友好,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您说这段主席太精彩了,非常精彩。

        主持人:乒乓外交应该说也是您人生当中辉煌的一页,如果说当时科恩上错了车是一个偶然的话,这里有什么必然吗?

        庄则栋:他要是没上错车,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了,可能中美友好这些东西可能就往后推了,有可能。

        主持人:这件事发生在您身上,发生在庄先生身上的必然性在哪儿呢?

        庄则栋:可能我这个人比较热情,也可能对这些事情并没有出于私心,确实是出于公心的,确实是这样的,所以在我内心深处,可能在我们思想中间还是有这种和为贵的东西。

        庄则栋,一个乒乓时代的传奇英雄,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 26 届世乒赛上。 21 岁的庄则栋脱颖而出,他与队友过关斩将,最终击败了称霸世界乒坛多年的日本队,获得了男团冠军。同时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男单世界冠军。

        此后,在第27届、28届世乒赛中,庄则栋连续获得世界冠军,取得世界冠军三连冠,在整个六十年代,所向无敌。另外,他还获得了国家队内部三连冠、全国三连冠,这个记录至今没有人能打破。从1961年到1971年,庄则栋作为主力阵容,共与中国乒乓球队分享了四次世乒赛男团冠军。1973年,国际乒联永久地授予他一座复制的男单奖杯--圣布莱特杯,以表示对这位乒坛风云人物的嘉奖和敬意。

        主持人:乒乓外交除了1971年的事儿之外,其实它的影响是很深远的,您觉得对您个人的涉外婚姻来讲,跟那个乒乓外交算不算也是有渊源的?

        庄则栋:是这样,偶然发生的是一个乒乓外交,可是在1971年同时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在那次见到了我现在的夫人,佐佐木敦子,这也是很偶然的,这两件事特别偶然,偶然到什么程度呢?我的爱人佐佐木敦子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她六七年回到日本以后,因为正好赶上中国文化大革命,所以很少有中国代表团访问日本,基本没有什么访问他们。可是到了1971年乒乓球代表团访问日本,她生活在中国20多年,来到日本也没见到中国代表团,中国代表团一来,她兴奋得不得了。

        主持人:对中国人有感情。

        庄则栋:有感情。

        主持人:说到这儿,我们就请您夫人一起来聊一聊。1971年的一次日本之行不仅是促成了乒乓外交,也为庄则栋先生后来的一段传奇姻缘打下了一个伏笔,接下来我们请到的就是庄夫人,佐佐木敦子女士,您好。刚才我们跟庄先生聊天,他说到1971年时候您就去中国队的驻地看望中国队的球员,那个时候您是知不知道庄则栋这个人?

        佐佐木敦子:知道。

        主持人:有没有一种想要看看他本人的意思呢?

        佐佐木敦子:没有,当时1961年的时候在26届乒乓球锦标赛的时候,中国不是拿了冠军了吗,所以当时好像是一般贺年片主要是他,还有李富荣,以他们为模特做的那个贺年卡嘛,有好多是毛主席接见的时候的大照片,所以当时我去他们驻地的时候是拿的毛主席接见中国乒乓球代表团的那个照片去找他们,我说想见见他们。

        主持人:您第一次见到庄先生的时候,跟您看照片上想象中那个人有什么区别没有?

        佐佐木敦子:印象里头就是特别高大的一个中国的明星吧。

        主持人:您觉得长得帅吗?

        佐佐木敦子:当时也包括年轻,所以也帅。

        主持人:怎么不直说,是不好意思吗?

        佐佐木敦子:没有,当时乒乓球队都挺帅的,女孩子都漂亮,总之我们是作为追星族吧。

        主持人:庄先生,您是鲜花、掌声,经历了非常多,大家也关心您现在晚年的生活过得怎么样?

        庄则栋:非常好,我们俩结婚以后,十年她不工作,都是全国各地人们请我去,请我去讲课,请我出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就是我们俩结婚以后,到过国内外将近180来个地方,所到之处大家对我们非常好。

        主持人:作为妻子您能感受到庄先生对乒乓球的热爱吗?

        佐佐木顿子:感觉到,因为我们在他脑子里考虑的东西可能99%都是乒乓球,只有1%的是其他的生活。

        主持人:您占百分之多少?百分之百。您干嘛笑?

        佐佐木顿子:1%的百分之百。

        主持人:那太少了吧,有没有这么少的比例?

        庄则栋:没有,这方面,举个例子,像每天我一出门,她必定得送到门口,看着我下电梯或者是走,我不出去,看不见我的时候,她一定看着你走,我到哪儿一个电话打回来,告诉我到哪儿到哪儿了,另外回来的时候必须电话告诉她,无论出差到哪儿去,一上飞机的时候我告诉她,一下飞机我告诉她,这都准着呢。

        主持人:那不觉得是一种牵绊吗?

        庄则栋:不是,这是一种牵挂,这是一种感情,真情。

        主持人:你有处在人生巅峰的时候,也有沉寂的时候,这种起起落落对您的磨炼是什么?

        庄则栋:所以我现在磨炼就是这样,得意之时淡然,失意之时坦然,艰难曲折必然,历尽沧桑,我现在悟然了。

        央视新闻频道《新闻会客厅》播出时间:

        每周一至周四晚20:30-21:00

        《新闻会客厅》周五特别节目《决策者说》播出时间:

        周五晚20:20--21:00

        新闻会客厅 会见新闻当事人,敬请收看

      责编:复苏  来源: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