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原创]让我们共同回忆记忆中的电影  

2006-05-03 12:15:03|  分类: 个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伴随着看电影成长的朋友,让我们共同回忆记忆中的电影

      今年是中国电影诞辰100年,电影伴随我们成长,让我们来共同讲述我们记忆中的电影。

  在电视没有普及之前,电影就是最好的大众娱乐方式,电影伴着我们成长,电影给我们不灭的记忆。你第一次看的什么电影还记得吗?最喜欢哪位明星?哪部电影?你和恋人的第一次约会是看电影吗?

  正如刘欢所唱,我是“六十年代生人”,生于1962年。能记住最先看的电影,就是样板戏了。由于经常看,所以其中的经典唱段都能唱,现在老同学见面,经常还一起点唱《沙家浜》中的《智斗》。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的县城放影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由于没有拷贝,放的还是8.75毫米的小影片,比现在的电视大不了多少,而且只放一天,是通宵连放。我是睡到半夜,由我姐姐把我叫醒一起去看的,印象深刻,而且真的觉得很好看的。后来这还被评为了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我现在也常把买的影碟拿来放放,也让儿子受点艺术的熏陶。文革过后,老批八亿人十年看了八部戏。现在过去快30年了,又让人们记住了几部戏呢?

  再后来,就是看了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影片,包括阿尔巴尼亚的《海岸风雷》、越南的《阿福》、罗马尼亚的《多恼河之波》、朝鲜的《卖花姑娘》、《金姬和银姬的命运》等。配合着一些纪念活动,又让放影了一些战斗片《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平原游击队》,还有抗美援朝的电影《奇袭》、《打击侵略者》、《英雄儿女》等。其中《地道战》由傅庚辰用民乐写的音乐很烘托电影的气氛的,太阳出来照四方的歌曲也很好听,后来才知道是著名歌唱家邓玉华演唱的,她还唱了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的著名的《情深意长》,我认为她的特色是抒情且明亮。《英雄儿女》是我最喜欢的影片之一,充满英雄主义和向上的精神,其中老艺术家田方演的王政委让我最着迷,演活了一个慈父;刘尚娴演的王芳充满阳光,不仅让电影里的战士小刘着迷,也让影院里的多少男青年向往。当时我也刚满10来岁,是否有了朦胧的性意识?后来看新拍的由达式常主演的《难忘的战斗》,里面的小战士被称铊砸成重伤,临死前却要喊到一个女战士说“小范,别难过”,我确实是感到了这里面已有了男女的爱情,而不仅是战友情了。第一次懂得了爱情,所以台词都还记得。演女战士的演员叫陈烨,后来与宋佳一起主演过一部描写服装模特的影片《黑蜻蜓》,后来还与刘晓庆一起演《火烧圆明园》里的皇后,最后也是出国了。可惜的是刘尚娴,在电影学院读书时就演了《英雄儿女》,却被文革给误了,再到文革后演《怒吼吧黄河》时就已人到中年了。

  儿时看的电影还有一部记忆深刻,那就是《闪闪的红星》,祝新运演的潘冬子与我们差不多大,绝对成了同学们的偶像。但他也就是这么闪烁了一下。不像秀兰邓波儿,连演了很多为她量身定制的影片,成为国际巨星。电影的音乐也很有名,作曲又是傅庚辰,所以后来他该当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李双江因唱《红星照我去战斗》而扬名全国。邓玉华演唱的《映山红》前不久还由刘欢进行了翻唱,收入《六十年代生人》专集。这部电影的导演叫李俊,是中国电影史上不该忘记的人,他拍摄的西藏题材的电影《农奴》,拒绝了请田华等明星出演的建议,全部启用西藏当地的演员,让世界了解了西藏。是他在拍摄《南海长城》时,第一次启用了刘晓庆,并第一次启用了李谷一演唱其中的电影插曲《永远不能忘》,后来李谷一一发不可收,演唱了上百首的电影插曲,红极一时,风靡全国。他还在《归心似箭》中第一次启用斯琴高娃,并当主演。我在北京读大学时,他的《归心似箭》正在全国热映,有一个系的学生会利用关系,请李俊导演来做了个讲座,这成了我唯一一次与电影人的近距离接触。不知李俊导演现在身体还好不好,我总认为他应该上《艺术人生》的,可总没见到。

  由于当时电影拍的少,文革后期拍的几部电影看后都还印象较深。如王心刚、杨雅琴主演的《侦察兵》,李仁堂主演的《青松岭》,著名歌唱家蒋大为就是唱《青松岭》的插曲《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奋前方》而出名的。还有张连文主演的《艳阳天》,后来张连文又连续主演了写石油工人的《创业》,写解放军的《沸腾的群山》,成为著名的能演工、农、兵的明星。当时还拍了一部《战洪图》,内容是由于洪灾,为了保天津而分洪的故事。接着又拍出了《第二个春天》,《火红的年代》,两部好像都是于洋主演的。吴海燕主演的《海霞》,作曲是著名作曲家王酩,插曲《渔家姑娘在海边》很快流行。李秀明主演的《春苗》,被小平同志评为“过左”。有一部写江西共产主义大学的《决裂》,郭存壮演的教授讲授“马尾巴的功能”显得很可笑,主演老《平原游击队》中李向阳的著名演员郭振清演的共大校长,拉着农村青年长满老茧的手说“这就是资格”,还历历在目。在一部叫《反击》的电影,是写反击右侧翻案风的,还没来得及放,“四人帮”就垮台了,但这个片子后来也公开放映了,放给大家批判,可是看的时候同样收钱,现在想起来觉得有点不可理解。差点漏掉了《金光大道》,这部片了后来出了三个明星,王馥丽演的贤惠的嫂子被称为“天下第一嫂”,演“高大泉”的张国民,还有演兄弟媳妇的宋晓英,也都创下了佳绩。演高二林的演员也不错的,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写的记忆中的电影,真的全是凭记忆,没查任何资料,所以有错漏还请大家帮助更正。

  “四人帮”垮台后,老电影逐步被解放出来。我记得第一批有《红色娘子军》、《洪湖赤卫队》、《天山上的红花》等。 祝希娟和王心刚加上陈强主演的《红色娘子军》,是第一届电影百花奖的获奖影片,祝希娟火辣辣的眼睛演活了一个苦大仇深的女青年,成为第一个百花奖的最佳女演员奖的得主。文革后,谢晋又请她主演了《啊,摇篮》,她也就这两部电影给我留下了印象。

     虽然被解放出来的电影陆续增多,但基本上都是每片必看,有很多电影给我留下了美好印象。张平主演的《钢铁战士》,确实体现了铮铮硬骨,所以他被评为文革前的22大明星也是当之无愧。《钢铁战士》还有演小战士的孙羽,也挺不错,后来他做了导演,拍了著名的《人到中年》;胡朋演的母亲也不愧是演老大娘的专业户。

     说到母亲形象,曲云在《苦菜花》演的娟子妈可能要算最好的母亲形象之一,母亲是电影《苦菜花》中绝对的主角。 包括杨雅琴演的娟子、袁霞演的嫂子,与母亲相比,只能是配角了。但这两个女演员也演了一些让人能记住的角色。袁霞演《永不消失的电波》的妻子,好像文革后还在南斯拉夫的什么电影节上得过最佳女演员奖。

     孙道临、张瑞芳、黄宗英、王丹凤联袂主演的《家》,按现在的时髦,就应称为明星版,真是珠连璧合,交相辉映,把巴金的名著演绎得登峰造极。用了这么多形容词,大家可能已感觉到了,老一辈的男明星中,我确实最喜欢孙道临,从解放前的《乌鸦与麻雀》到《永不消失的电波》、《不夜城》、《革命家庭》,还有由他与上官云珠和谢芳共同主演的《早春二月》真应算得上中国电影的经典。

     上官云珠我觉得要算老一辈女演员中演出最能打动人的一个,就让你要同情她演的角色,如《乌鸦与麻雀》中受坏人欺负的老师夫人,《早春二月》的寡妇。可以看得出,这时候我喜欢的电影,已由小时候的战斗片,逐步转向了描写人的感情的情感片了。

     赵丹作为文革前的第一号明星,他演的《烈火中永生》、《林则徐》、《聂耳》还有《马路天使》都挺不错,他比孙道临演戏的路子要宽一些,孙道临演文儒的角色更出彩一些。白杨在《祝福》中演的祥林嫂,一定会让人记住的。秦怡能让人记得的是主演了《女篮五号》,这是著名导演谢晋的成名作的,刘琼演男教练也很帅。王丹凤让人记住了一部《女理发师》,还有《桃花扇》中的李香君。于蓝在《烈火中永生》中演的江姐、还有《翠岗红旗》、《革命家庭》中演的革命母亲,都让人留在了脑海。

    可能大家不一定记得一部电影叫《血碑》,是由老演员魏鹤龄主演的,说的是受苦人在解放前为了讨公道,打官司,最后倾家荡产,只有刻碑铭记的悲惨故事,是我认为中国最催泪的电影之一。里面演展览馆的解说员的是曹雷,她还与冯哲主演了《金沙江畔》,是写红军长征的。曹雷后来主要在上海电影译制厂配音。冯哲最好的电影,要算《桃花扇》,当然《南征北战》的高营长也不错。

  在还没看到电影《刘三姐》之前,就看过电影连环画,是在租书店看的,花一分钱或二分钱可看一本,对黄婉秋演的刘三姐就很喜欢。电影还没放到我们那里,就等来了演歌剧的,就争得父母同意去看了一场,我还记得由于停电,到很晚才演,确实觉得里面的歌曲很好听。后来终于盼来了电影,黄婉秋确实演活了一个村姑,但歌曲好象不是她唱的。黄婉秋就演了一个刘三姐,就让人永远记住了。

     我记得《五朵金花》是在一个中午去看的,由于怕上学迟到,还没看到阿鹏最后找到金花,就只有匆忙离开影院跑到学校,而这时我已在读高中了。想想现在的孩子们读高中的紧张程度,真得为我们庆幸。我记得母亲还说,要看,就该看完嘛。也许是因为自己成绩好,也许是父母很懂得张弛之道,父母从不反对我看电影。《五朵金花》后来看了很多遍,还买了影碟,时常放,故事好,演得好。杨丽坤当时只有十几岁,还没谈过恋爱。导演王家乙启发她表演羞涩,让她回忆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事,她说有一次在街上吃东西,遇见了单位上的同事,感到不好意思,导演说,就把当时的感觉表现出来就行了。就这样创作出了一个红遍东南亚的角色。杨丽坤后来还演了《阿诗玛》,是我喜欢的歌舞片之一,胡松华和杜丽华主唱的插曲,艺术性相当高,我现在认为比《刘三姐》的歌曲还耐听些,也是买了影碟经常放,但最近却找不到碟片了,不知哪位朋友借了没还。在文革中杨丽坤被逼疯了,前几年就病逝了。上宫云珠也是在文革中跳楼自杀的。现在网上常有否定改革开放的现在,而希望回到改革开放之前的言论,看了之后,我从感情上都不能接受。

     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确实要算最好的舞台艺术片,浓缩了中国革命几十年的艺术精华,汇萃了众多著名艺术家,而且用电影将其永远记录下来。我现在也买有碟子,有时也放来回忆回忆。

     文革后,又拍了《中国革命之歌》,我当时在贵州工作,专门从厂里所在的山沟,赶车到贵阳,连看了两场。由于有《东方红》的成功经验,《中国革命之歌》也还是不错的,在某些方面,比如舞蹈的技巧上,还有超越,但整体上,还是前者更经典。后来厂里也放映了,我又看了第三遍。

  还有李亚林、金迪、梁音等众多青年明星演出的《我们村里的年青人》,描写热爱家乡的一群年青人的爱情故事,也很打动人心的,还拍了上下集。郭兰英演唱的插曲《人说山西好风光》,要算最好的歌颂家乡的歌曲。

  梁音还主演了《冰山上的来客》,这部电影虽然没多少明星,里面的好多新疆演员就拍了这部戏,但由于故事好、题材好、歌曲好,赢得了很多观众的喜爱。作曲家雷振邦当时写了很多电影插曲,特别是少数民族题材的,包括《刘三姐》、《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等,很受欢迎。

  老电影中印象深刻的太多。如李默然主演的《甲午风云》,民族英雄邓仕昌的悲剧确实让人悲愤交加,不得不进一步深思,一个小小的日本,怎么敢侵略我中华?堂堂大中华怎么会败在日本倭寇手中?不得不让人产生出危机感和紧迫感。

  电影的风格也很多样。打仗的电影《柳堡的故事》,竟拍成了爱情片,陶玉玲演的二妺子可能要算中国银幕上最清纯的女孩形象,真的让人在《九九艳阳天》的歌声中,永远难忘。陶玉玲还演了《霓虹灯下的哨兵》中的春妮,以传统的贤妻良母形象,成了很多兵哥哥的梦中情人。
  
  田华主演的《白毛女》没能看过电影,她主演的《秘密图纸》中的侦察员,让人记忆深刻。还演了《江山多娇》、《花好月圆》中的农村姑娘,也还有记忆。田华演的《党的女儿》中的玉梅,确实也永远记在了人们的心中,她还演了该片中玉梅的女儿,陈戈演的丈夫。解放后当将军的丈夫看到女儿唱江西山歌的演出,才引出了回忆母亲的往事。田华的表演我认为是以质朴和投入见长。

  有一批老的戏剧片也很好。我记得我们县城刚有一台小电视的时候,几百人围着一个小电视就看了越剧《红楼梦》,后来电影放影后,看到黛玉临死前焚稿的时候,硬把我一个高中生看得掉了眼泪,也让我记住了著名越剧艺术家徐玉兰、王文娟。她们还主演了《追鱼》也挺不错的。

  越剧还有《梁山伯与祝英台》也很感人,不过不如同名小提琴协奏曲印象深刻。还有一部越剧电影《碧玉簪》,记得是金彩凤主演的,其中给丈夫盖衣服大约唱了十几分钟,充分提示了盖还是不盖的矛盾心情,现在还历历在目。

  严凤英主演的《天仙配》,演活了七仙女,前不久还将碟片又放了一遍。随着年龄的增长,确实感受又深刻得多,比如七仙女在怀孕后唱的“姣儿生下地,两眼笑眯眯”,就充分揭示父母内心无法抑制的喜悦,与这样的喜悦相比,什么独生主义,什么不要孩子,都显得不可思议。严凤英还主演了《女驸马》、《牛郎织女》,都成为经典。

  京剧的《铡美案》、《野猪林》,让我觉得,传统戏也不亚于样板戏。文化只能在传承中发展,绝不能割裂历史,搞什么彻夜决裂。

  还有现代豫剧《朝阳沟》,评剧《花为媒》,也记得。特别没想到《花为媒》中演媒婆阮妈的赵丽蓉,晚年成了最受人民喜爱的小品演员,陪全国人民度过了许多欢乐的除夕。谁能否认传统的戏剧班子就培养不出来艺术家!

  我记得在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王晓棠一人主演了金环、银环两姐妹,把金环的干练、银环的文静表演得都很到位。据说被评为了第三届百花奖的最佳女演员,可惜还没颁奖就遇上了文革,也就没有列入百花奖的历史。王晓棠和于洋还主演了《英雄虎胆》,王晓棠演女土匪,于洋演侦察员,他俩跳的伦巴在当时我们眼中就觉得很新潮了。
  
  张瑞芳主演的《李双双》,演活了一个泼辣的农村妇女,获得了第二届百花奖最佳女演员,仲心火演的丈夫喜旺也很出彩。仲心火还主演了喜剧电影《今天我休息》中助人为乐而影响了自己相亲的好民警。 
 
  说到喜剧,陈强主演的《魔术师的奇遇》本来是一部立体电影,可当时在家乡还是看的普通电影,后来到了北京读大学,才专门去看了一场立体的。 
 
  最搞笑的电影可能要算由滑稽戏改编的《满意不满意》,观众的暴笑似乎要把电影院的房项掀开。

  谢芳主演的《青春之歌》也是在文革期间就在书摊了看过电影连环画,就很喜欢,所以在杨沫写的长篇小说《青春之歌》重新出版后,我的三姐就立即给我买了一本来读。但却一直没机会看到电影,后来电视中播出过多次,但都没看全。她主演的《舞台姐妹》和《早春二月》都看过,我觉得谢芳的最大的特点是书卷气,演知识女性很有光彩。文革后她主演的《泪痕》中的疯女人,加上李谷一配唱的《心中的瑰玫》,确实很令人难忘。

  有一部我们四川的方言剧《抓壮丁》,是由陈戈等艺术家主演,好像该剧最先是话剧,创作于延安时期,该剧我理解应算为悲喜剧,看到王保长等人的丑恶嘴脸,觉得得可笑,看到被抓壮丁的穷苦人民的悲惨境地,确实也让人落泪。里面的每个角色都演得很出色。前不久有人争着拍《抓壮丁》的续集,还引出了官司。

  恢复公演的老电影太多了,真怕把看过的好电影漏掉了。

  还记得《枯木逢春》,是演治理血吸虫的,里面由尤嘉演的苦妹子,也让人很难忘的。里面的母亲就是著名的上官云珠演的。我还记得尤嘉在谢晋导演的喜剧片《大李老李和小李中》,演了一个教广播体操的女青年,由于辫子太长,每一次弯腰,辫子就吊到了胸前,她就用手把辫子甩到背后去,可让学的人误以为有这样一个甩的体操动作,很可笑的。尤嘉也让文革给耽误了。

  王润身演的《林海雪原》中的英雄杨子荣,也让人感到确有一股英雄气慨。

  谢添主演的《林家铺子》我记得被评为了最有名的电影之一,可惜没有机会看电影。谢添导演的《小铃铛》、《洪湖赤卫队》都挺有名的,也都看过。还有著名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等很多解放前的著名电影,也没机会在影院看到。在电视里面看电影,我总认为是一个遣憾的事,真的没有在电影院里看时那种强烈的印象和感受。崔嵬主演的《红旗谱》而获得了第一届百花奖的最佳男演员,也没能看过电影。

  还有张良,演《哥俩好》获得了第二届百花奖的最佳男演员,也没能看过电影。张良印象深的是演《打击侵略者》,他还主演了《董存瑞》,他后来导演了《少年犯》,轰动一时。
  
  儿时看的动画片,最有印象的是《草原英雄小姐妹》,故事好,画得好,歌也好,可能是朱逢勃配唱的。再就是《半夜鸡叫》,是木偶片,风格是喜剧,竹竿似的周扒皮、肉球似的地主婆,挺搞笑的。再后来是新拍的《小号手》和《东海小哨兵》,前者是写的红军时期的故事,后者是写台湾匪帮反攻大陆的事。文革后又看了恢复上演的《大闹天宫》,确实感到是最好的动画片。
  
  文革后在恢复放映老电影的同时,也开始拍出了很多印象不错的新电影。也基本上是每片必看。首先是陈冲、刘晓庆、唐国强开始走红,他们主演的《小花》,红极一时,现在更多地是记得李谷一唱的歌,还有拍摄的画面比老电影美。陈强和陈佩斯父子与张金玲、刘晓庆主演的喜剧片《瞧这一家子》,里面最出彩的是刘晓庆演的张狂的新华书店女营业员,记得叫张岚。这也代表了刘晓庆的特点,表演的痕迹比较重。李秀明主演的喜剧片《甜蜜的事业》,是计划生育加恋爱故事,当时在于淑珍配唱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的优美歌声中,来了几个女跑男追的慢镜头,就让大家觉得爱情真浪漫、真美好。李秀明、唐国强主演了《孔雀公主》,是神话爱情剧,公主们的服装在当时就算薄、少、透了。李秀明、唐国强与当时的众多青年男星演了《今夜星光灿烂》,记得有黄晓雷、宝珣、刘继忠等。当时北影的的刘晓庆、李秀明、张金玲并称为三朵金花,我认为当时还是李秀明更优秀一些。刘晓庆后来与杨再葆主演的《原野》中的金子,我认为是刘晓庆演得最好的角色。此片是根据曹禺的同名话剧改编。杨再葆与张金玲主演的《从奴隶到将军》,也不错。
  
  上影厂也是群星灿烂,先是陈冲大红大紫。记得当时《大众电影》在封面上登了一张陈冲戴草帽的生活照,而不是剧照,就在全国引起了一场大的争论:该不该用美女做封面?当时陈冲还主演了一部电影《海外赤子》,与秦怡、史进等老演员同演,里面的插曲《我爱您中国》,到现在都到处传唱。就是由于陈冲成名太早太快,甚至觉得国内已没有了自己的发展空间,而首开女明星出国的先河。一大批女星到了国外,幸不幸福、快不快乐、事业是否有成,大家都不太关心了。这不是观众要忘记她们,而是她们要抛弃观众。接着是张瑜和郭凯敏主演了风光爱情片《庐山恋》一炮打响,他们又主演了《小街》。张瑜、李志舆、赵静、张闽等主演《巴山夜雨》,众多演员我记得被金鸡奖特别授予一个集体表演奖,这是导演吴贻弓的散文风格的抒情电影的代表,另一部是《城南旧事》,小演员叫沈洁,演女佣人的是郑振瑶,张丰毅在里面还演了个小偷。郭凯敏与龚雪主演了爱情轻喜剧《好事多磨》,我认为是是龚雪最美好的银幕形象。龚雪还主演了《快乐的单身汉》中的给青年工人补课的女教师,还主演了残疾人题材的《石榴花》,她与张铁林主演的《大桥下面》是获奖影片,但没看过电影。郭凯敏与吴玉华主演了《逆光》。吴玉华让人记住是靠后来的电视“女人三部曲”中的枣花。八十年代初拍的《笔中情》,由赵静、王伯昭等明星主演,写古代书法家的爱情故事,是文革后较早的古装戏,才子佳人,也觉得印象还很美好。《淘金王》,由臧金生、宋佳主演,写一个在沙漠中淘金的故事,宋佳演的小露珠很有风尘感,臧金生演的淘金王也很彪悍,他后来演过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中的鲁智深。

  当时还有一个演员叫吴玉芳,她与周里京主演了根据著名作家路遥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一下就获得了百花奖的最佳女演员。而周里京是电影学院的高才生,但总没太红过,最著名的可能算电视剧《新星》中的县委书记了。沈丹萍与张潮等主演了《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是描写农村由于包办婚姻而导致的悲剧,这部片子最后却只红了一个老演员贺小书,被评为了金鸡奖的最佳女配角,我记得贺小书是著名男演员李亚林的妻子。

  张潮也是电影学院毕业,不记得还主演了什么影片,好像在谢晋导演的《啊,摇篮》中,与张瑜都演了保育员。谢晋要用的演员,不红都难,《啊,摇篮》还走出了小童星方超,小女生马晓晴。可不知道张潮现在在干什么?我看到现在艺术院校的报考年年爆满,先别说能否考上,就是考上了,能红的又有多少呢?能长久红的又有多少呢?著名的李秀明,后来想往唱歌上发展,也不知费了多少努力,真还开了个演唱会,最后却离开了演艺界,当起了生产烤薯条的老总。所以不能认为搞艺术是成名获暴利的捷径。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哪条道都充满荆棘,都需要有不怕困难,努力拚搏的精神。而有了这样的精神,那就真是条条道路通罗马了,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员。

  在我的印象中,潘虹应算上影的明星,但实际上她好像是四川峨嵋电影厂的。潘虹成名应算与李志舆主演的《苦恼人的笑》,但没有看过,她给留下了印象,当然是著名的《人到中年》,女医生的敬业和对生活的热爱,与生活中的困难,形成强烈冲突,她和达式常的表演都很出彩。潘虹的《人到中年》和斯琴高娃的《骆驼祥子》中的虎妮,当年同获金鸡奖的最佳女演员奖,被誉为佳话。

  潘虹和许还山还主演了根据巴金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寒夜》,是描写两个很相爱的人,但由于经济困难,男人又病,而生活不下去,这样一个悲剧,我记得还很打动人的。潘虹与李志舆后来又主演了一部电影《井》,描写文革中家庭出身不好的一个女大学生,分配到工厂后,受到了很多歧视,被迫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结了婚,婚后,男人很快撕去了伪装,所以生活得很不幸福。文革后,知识分子受到尊重,女工程师很快就事业有成,并在工作中与一个男助手产生了感情,而迫于舆论的压力却不得不分手,女工程师最后跳井自杀。这部电影是李亚林导演的,还没拍完,就病逝了。这部片子在国外很轰动,国外很欣赏这样追求个性解放的女性,而中国人更喜欢《人到中年》中贤妻良母式的陆文婷医生。潘虹演悲剧,确实很让人期待的,可我也没能看过电影《井》,仅是当时看的几张剧照就让人难忘。再后来,到九十年代,潘虹主演的《股疯》中的小市民,演了个喜剧角色,再次受到一致好评,我记得是第二次获得了金鸡奖的最佳女演员奖。

  这期间的电影也很多,而且我是1979年到北京航空学院去上大学的,所以也不能很好的区分哪些电影是中学看的,哪些是大学看的了。

  北航的操场电影很让人难忘。大概是一周放一次,一次放两部,免费看。我记得当时看的儿童片就有《四个小伙伴》、《红象》、《应声阿哥》,大学生们还看得挺投入的,我当时就在分析,大学生喜欢看儿童片估计一是在追忆已逝去的童年,二是可能也有了站在长辈的角度欣赏下一辈的因素。当时新拍的电影也很吸引人,我记得在看了方舒和李志舆主演的知青题材的《勿忘我》后,还激动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看电影《勿忘我》

  勿忘我是人,
  勇敢面对人生,
  胜利属于强者,
  真理不可战胜。

  不要被痛苦征服,
  要顽强地征服痛苦,
  尽力为他人服务,
  你会得到无穷的幸福。

  历史是人民创造,
  历史将永远向前,
  和人民永远在一起,
  您会永远阔步前进。
            写于在北航大操场看露天电影后

  我现在还找得到的另一首诗,是看巴基斯坦电影的:

  看巴基斯坦影片《人世间》

  人世间充满希望,
  因为人世间充满了爱;
  人世间充满喜悦,
  因为光明战胜了黑暗。
          写于在北航大操场看露天电影后

  《人世间》也是描写爱情悲剧的。一个恶父,不把女儿嫁给女儿喜欢的穷人家的孩子,而要嫁给富人家的纨绔子弟,却受尽折磨,被迫怀着孕逃离家庭,为了抚养孩子,也只有去做了舞女。后来她心爱的男青年终于学业有成,成了名律师,就把对她的爱,化为帮她培养孩子,认作自己的儿子。由于母亲有过当舞女这样不光彩的历史,就没再认儿子。她的儿子也终于留学回来,她的恶棍男人却找到了她,要挟要用她当过舞女这样不光辉的历史,去影响儿子前途。被迫之下,母亲用枪打死了父亲。儿子代表国家公诉杀人犯母亲,与当母亲辩护律师的养父对堂法庭,母亲却希望儿子赢,好让儿子战胜名律师而出名。在儿子抛出杀人犯有当舞女的历史,因而肯定会有犯罪可能的证据时,养父不得不说出她就是你的母亲这个事实。最后终于调查清楚,母亲虽然开了枪,但并没打中,而是另外有人帮助打死了恶棍。母亲无罪,儿子重新相认了母亲。我记得最后的镜头,是养父把母亲和儿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历尽艰难,最后终于有了圆满的结局,让大家心里获得极大的满足。

  外国影片好的也很多。恢复上映的国外电影中,印象深的是印度电影《流浪者》,好看的歌舞加上曲折的故事,让人一下就记住了印度电影。美国好来坞名片让人记得的很多,印象深的有悬念片《蝴蝶梦》,让人老为清纯善良很让人怜爱的女主角的命运担忧。还有英格丽·褒曼和派克主演的心理分析片《爱德华大夫》。我在老一辈好来坞女明星中,最喜欢的就是英格丽·褒曼。当时《大众电影》杂志登出了她的一组剧照,我们大学同寝室的男同学都赞叹,那样的气质,中国影星无人能比,那叫高贵,那叫典雅。英格丽·褒曼两获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女演员奖,在高龄的时候还获得一次金像奖的最佳女配角奖。也不像很多中国影星,得了奖就患得患失,怕走下坡路,而逃到国外去了。我唯一买的明星传记,就是英格丽·褒曼的。她主演的《卡萨布兰卡》,前不久又被美国人改编成了音乐剧。后来在电视里看了她主演的《真假公主》,很好地体现了其高贵的气质,加上出色的演技,到最后都让人搞不清俄国公主是真还是假。

  外国的新电影也很不错,难忘的有日本的《追捕》,犯罪加爱情,当时觉得题材很新颖的,加上中野良子的热情,高仓健的深沉,一下就让人记住了。栗原小卷主演的《生死恋》,确实在表现爱情时,比当时的国产片更大胆也更浪漫,也让人一下就记住了笑得很甜的她。栗原小卷主演的《望乡》,她演女记者,调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妇女去当妓女的事,她演得很时尚。演阿崎婆的演员,也演得很好。日本还有一部电影叫《华丽的家族》,写一个富翁,与自己的儿媳有染,生了孙子很像爷爷,当父亲的于是就更放肆地养小蜜,最后孙子也当了经理,但最终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折磨,而开枪自杀了,最后查基因的结果,孙子并不是爷爷生的。这样的题材,也很难忘的。

  印度的电影《大蓬车》,犯罪加爱情加歌舞,很好看的,里面的插曲当时很受欢迎。我记得是在北航的操场上看的,还有墨西哥的《叶塞妮娅》,写吉卜塞姑娘的爱情。《尼罗河上的惨案》是写大侦探波罗的侦破片,故事很吸引人,又有众多明星出演,特别是上海电影译制厂的众多明星配的音,也让人感到很经典。法国电影《佐罗》,是由阿兰德隆主演的,写一个总督,晚上扮侠客除暴安良的故事,很适合中国人的口味。还有法国的写二次世界大战的喜剧《虎口脱险》,让人对法国的喜剧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还有一部电影《卡桑德拉大桥》,是著名影星索菲亚·罗兰主演,描写一次意外事故,导致实验室内研制的恶性传染性病毒被带到了列车上,引起众多旅客发病,而官方却想通过让列车全部毁灭来隐瞒事实真象,旅客们为了摆脱这样的恶运团结起来共同努力,终于让大部分列车停在了危险的卡桑德拉大桥前面,而冲上桥的车头部分与大桥一同垮塌。故事很吸引人,众多演员演员的表演都让人认同。这部电影好像是几个国家联合拍摄的。

  美国还有一部电影《出水芙蓉》,喜剧、搞笑、再加上众多泳装美女,盛大的场面,让人看起来确实感到好看,算娱乐电影的经典。电影作为大众娱乐,娱乐性也确实不能忽视。当然如果能让人觉得好看,又让人获得启示,受到教育,就更理想了。

  南斯拉夫当时有两部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当时也很轰动,后者的插曲《啊朋友再见》传唱一时。

  香港电影放得比较多,印象较深的有鲍方、鲍起静主演的《屈原》,把屈原的才华和爱国热情及悲剧的结局都表现得较好,宫庭的布境也很豪华。当时我爸和我们一起看了这部电影后,还感叹到,“四人帮”是坏,这样的电影文革期间都不让在大陆放。还有一部电影是《生死搏斗》,是石慧主演的,描写一个男青年的血液中带有可让人变年青的成分,却被一个为富不仁的富翁不停地抽血输给自己,青年如何逃脱厄运的故事。当然最著名的还是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让武打片风靡全国。还有《垂簾听政》和《火烧圆明园》,刘晓庆主演,也风靡一时。

  《自古英雄出少年》也是八十年代中期的影片,我记得是香港红星夏梦出品的,故事是以我们四川为背景。描写几个朝庭的鹰犬追杀几位义士的后代的故事,里面的大丈夫、婆婆、还有几个小孩都塑造得较好,好像是第一次把九寨沟的美景拍进了电影。

  在读大学的时期,还有些电影也很难忘。谢晋导演的《牧马人》,是根据张贤亮的获奖小说《灵与肉》改编的,丛珊当时还在读中戏,就主演里面的四川逃荒女李秀芝,演出了四川姑娘的勤劳、善良、美丽,当然也控诉了文革导致的四川的贫穷,她的家乡被设定为四川的江油县,听这名字就该是个好地方。朱时茂演牧马的右派,刘琼演他的海外的富翁父亲,小方超演他们的儿子,还有演员牛奔演一个热心助人的老牧民。这部很好的电影,最后好像也只有牛奔得了个金鸡奖的最佳男配角奖。丛珊还主演了一部《良家妇女》,故事的背景发生在贵州,写解放前小丈夫取大媳妇导致的感情冲突。当时看这部电影我已在贵州的三线企业工作了,里面的山山水水让我们看起来很亲切。丛珊也再没有演出什么让我能记得的电影了。 后来她好像也是到法国去留学去了,前几年好像就回国了。

  谢晋在这段时间还拍摄了《天云山传奇》,可惜没看过电影。因为读大学放寒暑,有时就错过了看自己想看的电影的机会,家乡还没放,但回北京又已经放过了。谢晋导演的《芙蓉镇》,是由古华的获奖小说改编,由刘晓庆和姜文主演,描写文革时期一个男右派与一个女坏分子之间的爱情,虽然这时候刘的名气比姜大,但要说表演,我认为还是姜要好些,刘的表演让人感到有些过。谢晋还导演了根据李存葆的获奖小说《高山下的花环》改编的同名电影,由吕晓禾、唐国强、王玉梅等主演,是描写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王玉梅演的梁大娘,在失去儿子梁三喜后部队时的表情,确实催人泪下。谢晋后来导演的李秀明主演的《秋瑾》,还有潘虹等众多明星演的《最后的贵族》,印象不太深。我认为能把一类电影拍好演好也不错了,老要想突破自己,有时就会出现扬短避长,产生邯郸学步的遗憾。

  有一部电影《红牡丹》,是由姜黎黎主演的,描写旧社会马戏艺人受军阀和恶势力迫害的故事,蒋大为演唱了里面的著名插曲《牡丹之歌》,男主角是由郭碧川主演的,后来郭碧川主演过一部电影连续剧《海外遗恨》,我认为是演出了中国男子汉的魅力。

  吴海燕拍了两部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和《白莲花》,也还有印象。

  也不知是大众欣赏水平提高了,还是电影拍多了出现粗制滥造,有些电影让人看了之后,不能让人获得艺术的享受,而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特别是张金玲主演的《黄英姑》,让人大失所望。张金玲也由此片一蹶不振,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北京人艺的《茶馆》也搬上了银幕,于是之、蓝天野、郑榕等一大批老艺术家,确实演出了世态炎凉,最后几个老人抛撒的纸钱还晃动在眼前。看了电影《茶馆》,才深深地感到遗憾。刚到北京读大学不久,人艺就送戏上门,到学校演《茶馆》,可当时对话剧不感兴趣,对这些老艺术家也没多少印象,就没去看。我记得票价并不贵的,不像现在,说是经典,说是明星版,动则要你几百元一张的票。不久,《茶馆》就在国外演出中引起了轰动,估计到学校来演算是出国前的练兵。后来再没机会看人艺的老艺术家演出了,这样的机会永远也不会有了,好在他们塑造的艺术形象永远留存了胶片上。这也是电影的魅力之一,可以跨越时空。

  大学毕业是1983年,分配到贵州的三线企业工作,最近引起轰动的电影《青红》就是写发生在贵州三线企业的故事,虽然想去看看,但现在的电影票价一般都在几十元,估计也不会去看。厂里的电视也还不多,还是经常要在大食堂或子弟小学的操场上放电影。这时候也还有几部电影印象深刻。首先就是《女大学生宿舍》,主要描写文革后一个寝室五个女大学生的故事,当然写得比刚过去的大学生活要浪漫得多,但也不能说完全脱离生活。比如,电影时有一个镜头是五个女大学生并排走在校园内,我就有一张照片,是我们班的五个男同学并排走在校园内。

  张艺谋的《红高梁》,确实还是让人很激动的,展示了粗犷的美。由此我对张艺谋拍的电影一般都要看的,后来票价太贵后,租张碟子也要看。《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是看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十面埋伏》是看的碟子,《英雄》则是看的电影频道。张艺谋确实都能让你期待着在新的东西给观众,但现在他太注重商业有点影响艺术。张艺谋除了当摄影、当导演,还当过主演,主演过吴天明导演的《老井》,还与巩利主演了香港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

  第五代导演拍的《一个和八个》,写一个八路军押着八个罪犯转移,后来遇上日本兵,又团结打日本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画面拍得很有雕塑感。

  陈凯歌导演的《黄土地》没看过电影,后来看过电视,没留下多少印象。陈凯歌让我记住的还是《霸王别姬》,张国荣演的程蝶衣确实挺让人难忘的,张丰毅演的霸王也不错。

  后来电视越来越普及,电影票价也越来越贵,进电影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也还有几部电影有印象。

  我记得已调回四川老家工作后,到成都出差,有时晚上没事就去看电影。记得看过《顽主》,根据王朔的小说改编,由张国立、郭优、潘虹、马晓晴等主演,演得不错,也让自己领略了什么叫调侃。后来又看过《不见不散》,冯晓刚的调侃喜剧也能让大家发出欢笑。后来看了《一声叹息》的碟子,也觉得确实写出了生活的沉重。看了《手机》《天下无贼》的碟子,也还不错。电影能再回到大众娱乐的时代,让人们能到电影院去欣赏电影,该多好。

  好像是单位上组织去看的《焦裕禄》,李雪健演的焦书记也让人很难忘的。

  还有一部电影叫《双旗镇刀客》,好像是谈恋爱的时候去看的,故事拍得很流畅,表演很质朴,让你看的时候,不会走一下神。后来在电视里还看过几次,都觉得还能被吸引住。导演记不得是不是何群了。

  《妈妈再爱我一次》,由于舆论炒得太热,去看了之后,并不觉得好感动。我觉得这部片子就是一个小孩在里面大哭大闹的,太外在,不内敛。而就在这不久以后放的一部香港电影,名字好像是《我的妈妈》?讲一个母亲,年轻守寡,辛勤抚养大两儿一女,大儿子没有多少文化,小女儿爱虚荣,想当明星,却被骗了,大儿子打残了骗妹妹的骗子被判刑。只有二儿子能干,读完了医学博土,要在香港开医院,但缺钱,就找自己的一个女同学借,与女同学发生了性关系,而这位女同学却是他大哥的女朋友。当知道真像后,二儿子自己自杀了。母亲在送别二儿子时,悲痛地哭诉:“我早就告诉你,有的事并不值得认真啊!”不由得让我留下了眼泪。母亲唯一的希望就这样彻底破灭了。电影也没全给人是失望,母亲最后与爱了他几十年的一个男士组成家庭,相依为命。

  《离开雷锋的日子》,由刘佩琦和宋春丽主演,表演都挺好的。电影敢于直面现实,同时也让人思考。

  最近一次看电影流泪是有崔健主演的《我的兄弟姐妹》,而且是看电影频道。是一个周末的中午看的,看到大哥挨家挨户去送弟妹时,我当着儿子的面就泪如雨下。儿子立即当着新闻去告诉了他妈妈。

  最近又被动看了一次看电影,我写下了五个没有想到,发在新华网的论坛上:

  已记不得有好久没到电影院看电影了。今年由于被派到成都工作一年,单位工会给大家发了预定的团体票,但由于所定的票是王府井电影城的,地处市中心,离工作单位和住宿的地方都较远,发了几个月了都没去看。今天刚好到影城附近去办事,办完事后想起了所发的电影票,就来到影城,也没计划想看什么,就选看了一部放影时间离得最近的美国影片《凤凰劫》。

  一是没想到电影票价这么贵,55元一张。我原以为发的25张票可以看25场,却一下要收我3张,说每张团体兑换券面值只有10元,由于团体优惠相当于收了30元。

  二是没想到票价可打这样低的折。电影院实行了老人优待措施,周一到周五晚上7点以前,凭老年证,可买到2至3折的票。我邻座就是一位老人,他说他的票只花了8元钱,实际还低于2折。但他说也仅是来体验一下一流电影院的氛围,8元钱也没多少人来。

  三是没想到上座情况如此差。我看的厅约有近300个座位,本场是下午2:20开始,仅有9个人观看。工作人员说,有一个人看也要放。

  四是没想到电影效果这么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晣、如此逼真的音响效果的电影。

  五是没想到电影还是如此地吸引我。儿时为了看电影,经常跑十几里的山路,电影伴随着我们这一代人成长。只是后来电视起来越普及,才疏远了电影,而且随着娱乐活动的丰富,总认为电影可看可不看了。本来像《凤凰劫》这样的灾害片也看得多了,没寄太高的希望,但还是不得不为飞机出事而被困沙漠戈壁的人们的命运而深深担忧,让你随着他们的悲喜惊恐而悲喜惊恐。在影院看电影给人的享受绝不是在家里看电视可以代替的,也不是在家里看影碟可以相比的。我问邻座的老人,他也认为电影还真吸引人。

  五个没想到可算有喜有忧。但我发现我还是这么喜欢电影,禁不住想把这些写出来,与不论是过去、或者是现在、还是未来喜欢电影的朋友们分享。大家都来出出主意,如何让我们更多地走进影院?2005-5-11

  这也是引起我要写这个帖子发在网上的起因。

  今天就算把记忆中的电影基本写完了,但如果想起了什么好的电影,好的演员,我也还会继续补充上的。

  我不知道看电视长大的一代,会不会为没有留下这么多电影之梦而遗憾。

  当然一代人一定会有一代人的记忆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14)|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