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推荐]村干部如何变“村霸”  

2006-05-08 10:57:45|  分类: 共同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透视村干部变“村霸”现象
  新华网 ( 2006-04-24 10:17:23 ) 来源: 半月谈2006年第8期
 

 

    编者按:“管理民主”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五大目标之一。“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处于最基层的村干部的作用举足轻重。最近,半月谈记者调查了解到,在广大村干部用好手中权力、带领一方百姓建设美好家园的同时,一些地方却出现了村干部变“村霸”现象。这种让群众深恶痛绝的现象,既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不和谐之音,也是推进农村“管理民主”的最大障碍,亟待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关注。

 

透视村干部变“村霸”现象

本刊记者 范迎春 周立权 范春生 王欲鸣

 

一、“拳头当权”,作风霸道,恃强欺弱,滥施淫威


    吉林省通化市鸭园镇身患绝症的村民段丽霞怎么也没有想到,厄运会降临在“三八”妇女节这天。当天,段丽霞的妹夫因琐事与鸭园镇向阳村党支部书记王平的大舅哥发生了冲突。“晚上11点多,有人砸门,五六个人冲进院后说,王书记让你们到镇卫生院去一趟。”段丽霞回忆说,虽然早就知道王平平日里横行霸道,欺压百姓,但她没有多想就去了。“王平见我就破口大骂。我说这纠纷与我无关,是亲属咋的,还株连九族吗?”王平大怒:“你也不打听一下,在通化谁敢和我这样说话!”紧接着命令手下人道:“给我打。”被打得昏死过去的段丽霞醒来后说:“你不知道这是法制社会吗?”段丽霞用语言对抗王平。“他就没头没脸地踢我,还恶狠狠地说,我让你知道什么是法制社会,在这里,我就是法!”段丽霞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王平就让手下人架住她跪在当地,等醒了再打。随后,段丽霞的丈夫刘福友也被王平的手下“押”到了卫生院,遭到非人般的暴打。
    冬去春回,黑龙江省阿城市繁兴村沉浸在春耕生产的忙碌中。但是,一提到“李老丫”这个名字,许多村民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懑,纷纷向记者诉苦。“李老丫”是原村委会主任,大名叫李淑珍,是个出了名的悍妇。几年前的一个深夜,李淑珍的丈夫邢兆林闯入村民张某家将张某强奸。邢兆林的丑行后来被李淑珍察觉,李淑珍便派人把被害人押到自己家里劈头盖脸一顿毒打,还威逼被害人写一份“破鞋声明”,承认自己是勾引邢兆林。李淑珍拿着“声明”,要求被害人赔偿“精神损失”。淫威之下,被害人只得举家出逃躲避,李淑珍强行“没收”了她家的十几亩承包田,并宣布开除其全家的“村籍”。
    记者在福建调查时了解到,惠安县涂寨镇涂寨村原村支书郑旭阳为亡父塑了一尊金身塑像,封为“七省郑巡安”,供在村祠堂里,并在举行所谓“开光仪式”时强行向村民摊派戏款。村里谁家有红白喜事都要把其“亡父像”请到家中供奉。此外,他还殴打村民,强行征地,强占民田,一系列恶行,令人发指。
    记者点评:在这些作恶多端的“村霸”眼里,哪里有法治可言,又何谈“管理民主”?“村霸”不除民难安,更遑论建设新农村。


二、滥用职权,独断专行,暗箱操作,中饱私囊


    内蒙古科尔沁左翼中旗公胡都嘎查(村)“嘎查达”(村主任)包那申,在短短的几年内,就由有名的贫困户变成财大气粗的“村霸”。据群众反映,包那申上任以前是公胡都嘎查有名的贫困户,一家4口人住在两间破土房里,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虽然如此,包那申却是一名积极的村民“上访代表”。后乡里几经协调,包那申当上村主任。然而,令村民惊讶的是,原来穷得揭不开锅的包那申,上任后迅速“鸟枪换炮”,不仅盖起了新房,还给两个儿子订了婚,光大儿子订婚就给了女方彩礼8000元。如今的包那申已养起50多只羊、2匹马、1头驴,还要买四轮车;家里安装了固定电话,他和两个儿子都拿上了手机;其四弟看病,他还给掏了1万多元。
    包那申何以能迅速“脱贫致富”?村民道出缘由:未经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会议讨论,他就擅自将村里的2040亩集体机动地发包给外地人耕种,另将1200亩机动地发包给本村个别有钱人或与他关系好的人,但所有发包土地的收入去向不明;苏木电管站欠村里的3万多元债务,今春归还1万多元没了影;向村民收取电费后擅自花掉,电管站来人再向村民重复征收电费……
   包那申的所作所为激起了村民的强烈不满。村民集体到旗里上访,强烈要求解决被违法发包的土地问题并罢免包那申村主任职务。然而,包那申却领着乡里一帮干部,采取强迫、威胁、欺骗等手段,挨门逐户要求村民在他们事先打印好的一份土地承包办法上签字画押,以此来证明村里发包土地是经过村民同意的,从而引发了新一轮更大规模的村民上访。
    黑龙江省阿城市繁兴村的李淑珍当上村主任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重新发包土地。她将一部分土地作为“议价”出租,高出正常承包土地价格的4倍,每年就从村民身上多搜刮8万余元。上任不久,李淑珍便增设众多收费“科目”,村民饲养牲畜按头计算征收“水费”,机动车往返村级公路要征收“养路费”……村民们苦不堪言。
    记者点评:这些“村霸”式干部把权力当成“摇钱树”,不带群众脱困,自己首先“致富”。他们“致富”的“诀窍”就是在村集体的资源上“做文章”,以损害农民的利益换来自身钵满盆满。既然“村官”有权,监督就不能缺位。只有让权力在政府和群众的双重监督和制约下,才能从根本上遏制“村官腐败”的泛滥,为农村的“管理民主”铺平道路。


三、财务混乱,收款不入账,支出个人说了算,集体财产视为己有


    黑龙江省青冈县芦河镇拥军村原党支部书记王国君在村里一手遮天,拥有绝对“权威”。他敢抛开法律法规,自定耕地承包价格,村民们敢怒不敢言。除了“权威”让他惬意之外,他最感兴趣的事情还是通过手里的权力敛财。县里的调查组发现,王国君当政的6年间,拥军村的财务是一本彻头彻尾的糊涂账,大笔支出没有出处,大笔进项不知去向。混乱中,拥军村的债务由当初的十几万元飙升到300多万元。
    安徽省阜南县宁大村“村霸”支书张金彪在架空、清除异己后,自己聘请人“开展工作”。差不多一两年换一次。在宁大村几乎每个村民都说,张金彪是集村主任、村支书、民兵营长、会计于一身;村里的账就在张金彪的嘴里,张金彪嘴一张就是账。
    记者点评:这些被查处的“村霸”的聚财渠道可谓五花八门,大致如下:虚报招待费,据调查发现,一些村的招待费单据很少用正式发票,多数是用一些普通纸张甚至烟盒纸;自制“土发票”,其中的报销数额可以任意填写,这使贪污集体款大有空子可钻;私分返还款、土地征用款;捞取工程款,一些经济比较好或处于城乡接合部的村,一些村干部通过兴建养老院、学校、厂房等工程,变相贪污工程款或收受贿赂;用集体款办私事,有的村干部家用开支和礼尚往来不愿自己掏腰包支付,就打起村集体款的主意,达到变相贪污的目的。


四、在换届选举中,违反规定,不正当竞争,贿选或以暴力相威胁


    2004年,为搞好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工作,沈阳市铁西新区下派工作组到张士村。在找居民代表座谈时,村民杨志奇对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张英表示不满,反映账目不公开等问题。对有人说自己坏话,而且在选举的“非常时期”,飞扬跋扈惯了的张英怀恨在心。随后,杨志奇被张英雇凶殴打并致死。
    黑龙江繁兴村原村主任李淑珍在村委会选举期间居然把本屯广播站的扩音设备搬到自己家,每天早晨通过广播向全屯人发号施令,莫名其妙地成了“屯长”。前几年,繁兴村村委会再次换届选举,李淑珍带人大闹会场,搅散了选举大会。随后,李淑珍指使丈夫邢兆林等人搬着自制的“投票箱”,挨家挨户发选票,要求当场填写。村民一看这个架势,只好违心地填上了“李淑珍”的名字。就这样,李淑珍当上了繁兴村村委会主任。
    记者采访得知,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沙城镇10多个村在选举村民委员会期间,一度贿选成风。有的公然雇用帮手,以500元至1000元的价格,挨家挨户收买选票。
    记者点评:在缺乏有效监督与制衡的情况下,再小的权力都会滋生出无比的“威力”。在一些地方的村民心目中,可以不给县长磕头,但不能不给村支书烧香。正是在这种“潜规则”的支配下,少数村干部形成了“村官不是官,法律管不到,不捞白不捞”的潜意识,由初贪小利,发展到腐败,乃至成为“村霸”。“村霸”的心狠手辣一旦与权力相结合,就会形成“暴力”。这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尤其值得我们警惕。

                                                 (编辑:孙爱东

  评论这张
 
阅读(2696)|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