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原创]记忆中的电影(之三)

2006-09-04 15:49:19|  分类: 原创文学习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文革后求学期间看的电影   

 

    文革后在恢复放映老电影的同时,也开始拍出了很多印象不错的新电影。也基本上是每片必看。首先是陈冲、刘晓庆、唐国强开始走红,他们主演的《小花》,红极一时,现在更多地是记得李谷一唱的歌,还有拍摄的画面比老电影美。陈强和陈佩斯父子与张金玲、刘晓庆主演的喜剧片《瞧这一家子》,里面最出彩的是刘晓庆演的张狂的新华书店女营业员,记得叫张岚。这也代表了刘晓庆的特点,表演的痕迹比较重。李秀明主演的喜剧片《甜蜜的事业》,是计划生育加恋爱故事,当时在于淑珍配唱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的优美歌声中,来了几个女跑男追的慢镜头,就让大家觉得爱情真浪漫、真美好。李秀明、唐国强主演了《孔雀公主》,是神话爱情剧,公主们的服装在当时就算薄、少、透了。李秀明、唐国强与当时的众多青年男星演了《今夜星光灿烂》,记得有黄晓雷、宝珣、刘继忠等。当时北影的的刘晓庆、李秀明、张金玲并称为三朵金花,我认为当时还是李秀明更优秀一些。刘晓庆后来与杨再葆主演的《原野》中的金子,我认为是刘晓庆演得最好的角色。此片是根据曹禺的同名话剧改编。杨再葆与张金玲主演的《从奴隶到将军》,也不错。
  
  上影厂也是群星灿烂,先是陈冲大红大紫。记得当时《大众电影》在封面上登了一张陈冲戴草帽的生活照,而不是剧照,就在全国引起了一场大的争论:该不该用美女做封面?当时陈冲还主演了一部电影《海外赤子》,与秦怡、史进等老演员同演,里面的插曲《我爱您中国》,到现在都到处传唱。就是由于陈冲成名太早太快,甚至觉得国内已没有了自己的发展空间,而首开女明星出国的先河。一大批女星到了国外,幸不幸福、快不快乐、事业是否有成,大家都不太关心了。这不是观众要忘记她们,而是她们要抛弃观众。接着是张瑜和郭凯敏主演了风光爱情片《庐山恋》一炮打响,他们又主演了《小街》。张瑜、李志舆、赵静、张闽等主演《巴山夜雨》,众多演员我记得被金鸡奖特别授予一个集体表演奖,这是导演吴贻弓的散文风格的抒情电影的代表,另一部是《城南旧事》,小演员叫沈洁,演女佣人的是郑振瑶,张丰毅在里面还演了个小偷。郭凯敏与龚雪主演了爱情轻喜剧《好事多磨》,我认为是是龚雪最美好的银幕形象。龚雪还主演了《快乐的单身汉》中的给青年工人补课的女教师,还主演了残疾人题材的《石榴花》,她与张铁林主演的《大桥下面》是获奖影片,但没看过电影。郭凯敏与吴玉华主演了《逆光》。吴玉华让人记住是靠后来的电视“女人三部曲”中的枣花。八十年代初拍的《笔中情》,由赵静、王伯昭等明星主演,写古代书法家的爱情故事,是文革后较早的古装戏,才子佳人,也觉得印象还很美好。《淘金王》,由臧金生、宋佳主演,写一个在沙漠中淘金的故事,宋佳演的小露珠很有风尘感,臧金生演的淘金王也很彪悍,他后来演过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中的鲁智深。

  当时还有一个演员叫吴玉芳,她与周里京主演了根据著名作家路遥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一下就获得了百花奖的最佳女演员。而周里京是电影学院的高才生,但总没太红过,最著名的可能算电视剧《新星》中的县委书记了。沈丹萍与张潮等主演了《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是描写农村由于包办婚姻而导致的悲剧,这部片子最后却只红了一个老演员贺小书,被评为了金鸡奖的最佳女配角,我记得贺小书是著名男演员李亚林的妻子。

  张潮也是电影学院毕业,不记得还主演了什么影片,好像在谢晋导演的《啊,摇篮》中,与张瑜都演了保育员。谢晋要用的演员,不红都难,《啊,摇篮》还走出了小童星方超,小女生马晓晴。可不知道张潮现在在干什么?我看到现在艺术院校的报考年年爆满,先别说能否考上,就是考上了,能红的又有多少呢?能长久红的又有多少呢?著名的李秀明,后来想往唱歌上发展,也不知费了多少努力,真还开了个演唱会,最后却离开了演艺界,当起了生产烤薯条的老总。所以不能认为搞艺术是成名获暴利的捷径。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哪条道都充满荆棘,都需要有不怕困难,努力拚搏的精神。而有了这样的精神,那就真是条条道路通罗马了,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员。

  在我的印象中,潘虹应算上影的明星,但实际上她好像是四川峨嵋电影厂的。潘虹成名应算与李志舆主演的《苦恼人的笑》,但没有看过,她给留下了印象,当然是著名的《人到中年》,女医生的敬业和对生活的热爱,与生活中的困难,形成强烈冲突,她和达式常的表演都很出彩。潘虹的《人到中年》和斯琴高娃的《骆驼祥子》中的虎妮,当年同获金鸡奖的最佳女演员奖,被誉为佳话。

  潘虹和许还山还主演了根据巴金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寒夜》,是描写两个很相爱的人,但由于经济困难,男人又病,而生活不下去,这样一个悲剧,我记得还很打动人的。潘虹与李志舆后来又主演了一部电影《井》,描写文革中家庭出身不好的一个女大学生,分配到工厂后,受到了很多歧视,被迫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结了婚,婚后,男人很快撕去了伪装,所以生活得很不幸福。文革后,知识分子受到尊重,女工程师很快就事业有成,并在工作中与一个男助手产生了感情,而迫于舆论的压力却不得不分手,女工程师最后跳井自杀。这部电影是李亚林导演的,还没拍完,就病逝了。这部片子在国外很轰动,国外很欣赏这样追求个性解放的女性,而中国人更喜欢《人到中年》中贤妻良母式的陆文婷医生。潘虹演悲剧,确实很让人期待的,可我也没能看过电影《井》,仅是当时看的几张剧照就让人难忘。再后来,到九十年代,潘虹主演的《股疯》中的小市民,演了个喜剧角色,再次受到一致好评,我记得是第二次获得了金鸡奖的最佳女演员奖。

  这期间的电影也很多,而且我是1979年到北京航空学院去上大学的,所以也不能很好的区分哪些电影是中学看的,哪些是大学看的了。

  北航的操场电影很让人难忘。大概是一周放一次,一次放两部,免费看。我记得当时看的儿童片就有《四个小伙伴》、《红象》、《应声阿哥》,大学生们还看得挺投入的,我当时就在分析,大学生喜欢看儿童片估计一是在追忆已逝去的童年,二是可能也有了站在长辈的角度欣赏下一辈的因素。当时新拍的电影也很吸引人,我记得在看了方舒和李志舆主演的知青题材的《勿忘我》后,还激动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看电影《勿忘我》

  勿忘我是人,
  勇敢面对人生,
  胜利属于强者,
  真理不可战胜。

  不要被痛苦征服,
  要顽强地征服痛苦,
  尽力为他人服务,
  你会得到无穷的幸福。

  历史是人民创造,
  历史将永远向前,
  和人民永远在一起,
  您会永远阔步前进。
            写于在北航大操场看露天电影后

  我现在还找得到的另一首诗,是看巴基斯坦电影的:

  看巴基斯坦影片《人世间》

  人世间充满希望,
  因为人世间充满了爱;
  人世间充满喜悦,
  因为光明战胜了黑暗。
          写于在北航大操场看露天电影后

  《人世间》也是描写爱情悲剧的。一个恶父,不把女儿嫁给女儿喜欢的穷人家的孩子,而要嫁给富人家的纨绔子弟,却受尽折磨,被迫怀着孕逃离家庭,为了抚养孩子,也只有去做了舞女。后来她心爱的男青年终于学业有成,成了名律师,就把对她的爱,化为帮她培养孩子,认作自己的儿子。由于母亲有过当舞女这样不光彩的历史,就没再认儿子。她的儿子也终于留学回来,她的恶棍男人却找到了她,要挟要用她当过舞女这样不光辉的历史,去影响儿子前途。被迫之下,母亲用枪打死了父亲。儿子代表国家公诉杀人犯母亲,与当母亲辩护律师的养父对堂法庭,母亲却希望儿子赢,好让儿子战胜名律师而出名。在儿子抛出杀人犯有当舞女的历史,因而肯定会有犯罪可能的证据时,养父不得不说出她就是你的母亲这个事实。最后终于调查清楚,母亲虽然开了枪,但并没打中,而是另外有人帮助打死了恶棍。母亲无罪,儿子重新相认了母亲。我记得最后的镜头,是养父把母亲和儿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历尽艰难,最后终于有了圆满的结局,让大家心里获得极大的满足。

  外国影片好的也很多。恢复上映的国外电影中,印象深的是印度电影《流浪者》,好看的歌舞加上曲折的故事,让人一下就记住了印度电影。美国好来坞名片让人记得的很多,印象深的有悬念片《蝴蝶梦》,让人老为清纯善良很让人怜爱的女主角的命运担忧。还有英格丽·褒曼和派克主演的心理分析片《爱德华大夫》。我在老一辈好来坞女明星中,最喜欢的就是英格丽·褒曼。当时《大众电影》杂志登出了她的一组剧照,我们大学同寝室的男同学都赞叹,那样的气质,中国影星无人能比,那叫高贵,那叫典雅。英格丽·褒曼两获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女演员奖,在高龄的时候还获得一次金像奖的最佳女配角奖。也不像很多中国影星,得了奖就患得患失,怕走下坡路,而逃到国外去了。我唯一买的明星传记,就是英格丽·褒曼的。她主演的《卡萨布兰卡》,前不久又被美国人改编成了音乐剧。后来在电视里看了她主演的《真假公主》,很好地体现了其高贵的气质,加上出色的演技,到最后都让人搞不清俄国公主是真还是假。

  外国的新电影也很不错,难忘的有日本的《追捕》,犯罪加爱情,当时觉得题材很新颖的,加上中野良子的热情,高仓健的深沉,一下就让人记住了。栗原小卷主演的《生死恋》,确实在表现爱情时,比当时的国产片更大胆也更浪漫,也让人一下就记住了笑得很甜的她。栗原小卷主演的《望乡》,她演女记者,调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妇女去当妓女的事,她演得很时尚。演阿崎婆的演员,也演得很好。日本还有一部电影叫《华丽的家族》,写一个富翁,与自己的儿媳有染,生了孙子很像爷爷,当父亲的于是就更放肆地养小蜜,最后孙子也当了经理,但最终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折磨,而开枪自杀了,最后查基因的结果,孙子并不是爷爷生的。这样的题材,也很难忘的。

  印度的电影《大蓬车》,犯罪加爱情加歌舞,很好看的,里面的插曲当时很受欢迎。我记得是在北航的操场上看的,还有墨西哥的《叶塞妮娅》,写吉卜塞姑娘的爱情。《尼罗河上的惨案》是写大侦探波罗的侦破片,故事很吸引人,又有众多明星出演,特别是上海电影译制厂的众多明星配的音,也让人感到很经典。法国电影《佐罗》,是由阿兰德隆主演的,写一个总督,晚上扮侠客除暴安良的故事,很适合中国人的口味。还有法国的写二次世界大战的喜剧《虎口脱险》,让人对法国的喜剧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还有一部电影《卡桑德拉大桥》,是著名影星索菲亚·罗兰主演,描写一次意外事故,导致实验室内研制的恶性传染性病毒被带到了列车上,引起众多旅客发病,而官方却想通过让列车全部毁灭来隐瞒事实真象,旅客们为了摆脱这样的恶运团结起来共同努力,终于让大部分列车停在了危险的卡桑德拉大桥前面,而冲上桥的车头部分与大桥一同垮塌。故事很吸引人,众多演员演员的表演都让人认同。这部电影好像是几个国家联合拍摄的。

  美国还有一部电影《出水芙蓉》,喜剧、搞笑、再加上众多泳装美女,盛大的场面,让人看起来确实感到好看,算娱乐电影的经典。电影作为大众娱乐,娱乐性也确实不能忽视。当然如果能让人觉得好看,又让人获得启示,受到教育,就更理想了。

  南斯拉夫当时有两部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当时也很轰动,后者的插曲《啊朋友再见》传唱一时。

  香港电影放得比较多,印象较深的有鲍方、鲍起静主演的《屈原》,把屈原的才华和爱国热情及悲剧的结局都表现得较好,宫庭的布境也很豪华。当时我爸和我们一起看了这部电影后,还感叹到,“四人帮”是坏,这样的电影文革期间都不让在大陆放。还有一部电影是《生死搏斗》,是石慧主演的,描写一个男青年的血液中带有可让人变年青的成分,却被一个为富不仁的富翁不停地抽血输给自己,青年如何逃脱厄运的故事。当然最著名的还是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让武打片风靡全国。还有《垂簾听政》和《火烧圆明园》,刘晓庆主演,也风靡一时。

  《自古英雄出少年》也是八十年代中期的影片,我记得是香港红星夏梦出品的,故事是以我们四川为背景。描写几个朝庭的鹰犬追杀几位义士的后代的故事,里面的大丈夫、婆婆、还有几个小孩都塑造得较好,好像是第一次把九寨沟的美景拍进了电影。

  在读大学的时期,还有些电影也很难忘。谢晋导演的《牧马人》,是根据张贤亮的获奖小说《灵与肉》改编的,丛珊当时还在读中戏,就主演里面的四川逃荒女李秀芝,演出了四川姑娘的勤劳、善良、美丽,当然也控诉了文革导致的四川的贫穷,她的家乡被设定为四川的江油县,听这名字就该是个好地方。朱时茂演牧马的右派,刘琼演他的海外的富翁父亲,小方超演他们的儿子,还有演员牛奔演一个热心助人的老牧民。这部很好的电影,最后好像也只有牛奔得了个金鸡奖的最佳男配角奖。丛珊还主演了一部《良家妇女》,故事的背景发生在贵州,写解放前小丈夫取大媳妇导致的感情冲突。当时看这部电影我已在贵州的三线企业工作了,里面的山山水水让我们看起来很亲切。丛珊也再没有演出什么让我能记得的电影了。 后来她好像也是到法国去留学去了,前几年好像就回国了。

  谢晋在这段时间还拍摄了《天云山传奇》,可惜没看过电影。因为读大学放寒暑,有时就错过了看自己想看的电影的机会,家乡还没放,但回北京又已经放过了。谢晋导演的《芙蓉镇》,是由古华的获奖小说改编,由刘晓庆和姜文主演,描写文革时期一个男右派与一个女坏分子之间的爱情,虽然这时候刘的名气比姜大,但要说表演,我认为还是姜要好些,刘的表演让人感到有些过。谢晋还导演了根据李存葆的获奖小说《高山下的花环》改编的同名电影,由吕晓禾、唐国强、王玉梅等主演,是描写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王玉梅演的梁大娘,在失去儿子梁三喜后部队时的表情,确实催人泪下。谢晋后来导演的李秀明主演的《秋瑾》,还有潘虹等众多明星演的《最后的贵族》,印象不太深。我认为能把一类电影拍好演好也不错了,老要想突破自己,有时就会出现扬短避长,产生邯郸学步的遗憾。

  有一部电影《红牡丹》,是由姜黎黎主演的,描写旧社会马戏艺人受军阀和恶势力迫害的故事,蒋大为演唱了里面的著名插曲《牡丹之歌》,男主角是由郭碧川主演的,后来郭碧川主演过一部电影连续剧《海外遗恨》,我认为是演出了中国男子汉的魅力。

  吴海燕拍了两部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和《白莲花》,也还有印象。

  也不知是大众欣赏水平提高了,还是电影拍多了出现粗制滥造,有些电影让人看了之后,不能让人获得艺术的享受,而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特别是张金玲主演的《黄英姑》,让人大失所望。张金玲也由此片一蹶不振,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北京人艺的《茶馆》也搬上了银幕,于是之、蓝天野、郑榕等一大批老艺术家,确实演出了世态炎凉,最后几个老人抛撒的纸钱还晃动在眼前。看了电影《茶馆》,才深深地感到遗憾。刚到北京读大学不久,人艺就送戏上门,到学校演《茶馆》,可当时对话剧不感兴趣,对这些老艺术家也没多少印象,就没去看。我记得票价并不贵的,不像现在,说是经典,说是明星版,动则要你几百元一张的票。不久,《茶馆》就在国外演出中引起了轰动,估计到学校来演算是出国前的练兵。后来再没机会看人艺的老艺术家演出了,这样的机会永远也不会有了,好在他们塑造的艺术形象永远留存了胶片上。这也是电影的魅力之一,可以跨越时空。

  评论这张
 
阅读(70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