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他从灾区来 感恩遂宁教种木耳  

2008-12-02 16:04:25|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来源:遂宁日报  更新时间:2008-11-21 9:59:40  【字体:小 大】



他从灾区来 感恩遂宁教种木耳 - 肖尧一梦 - 观音故里人





  他从什邡灾区来带着感恩的心教遂宁人种木耳

  仅仅因为遂宁民兵在其生产自救的过程中施以援手,什邡市洛水镇的受灾户周国俊就在指责与孤独中,开始了可能长达2年以上的报恩之旅……

  在“5·12”地震过去半年之际,记者从一位遂宁农民的口中得知,有一位叫周国俊的什邡市地震灾民,早在最后一批救援部队撤离“5·12”地震灾区之前就来到了遂宁。

  这是一个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他要用一种极其朴实的方式来报恩——用自己17年的木耳种植经验,在一个远离家乡的地方撒下一颗产业的种子,培育它成长、开花、结果,变成造福恩人之乡的参天大树。

  即使一个人也要干

  周国俊的故事,是偶然在大英县城前往卓筒井的公车上听来的。11月13日,记者见到他时,才知道他已经来遂宁好几个月了。这个黑黑瘦瘦,50出头的汉子在大英县蓬莱镇一个叫幸福村的地方已经为新一季的木耳种植孤独地做了快3个月的准备。

  11月13日,遂宁的气温再次大幅下降,幸福村才搭有骨架和棚顶的7万袋木耳大棚里,寒风嗖嗖地钻进每一个角落。周国俊就只穿了一件单衣和外套,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棚中挥动着锄头。

  记者走近他时,他正小心翼翼地踩实两块预制板缝隙间的泥土。一般的木耳大棚内都是水泥混凝土地面,而周国俊建的这四个大棚却用预制板铺的地面。周国俊有点无奈地告诉记者,这并非他在搞创新,而是租地给他们的农民不允许搞水泥地面。

  “这里农民的意识确实没有我们那边的开放,不过这种意识会转变过来的。”说这句话时他仍旧低着头,用脚踩着那些从缝隙间冒起的黄泥。

  据幸福村村支书杨逢军介绍,周国俊这个木耳大棚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让农民转变观念意识。杨逢军曾经是在什邡市帮助周国俊实施生产自救的民兵预备役人员之一,也是这个7万袋木耳大棚的投资人。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他出钱、周国俊出技术在这里建了木耳大棚,目的在于做好产业示范。

  杨逢军说:“老周这个木耳棚,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然这里的人不会知道怎么做才赚钱。”但这似乎并非易事。有陈旧意识的阻力,又正值农忙时节,灾后重建房屋还分流了大批的劳动力,木耳大棚建设一直都缺乏人手。9月中旬,周国俊就到了遂宁,而现在这个7万袋木耳大棚才初步成型。据了解,完成这些初期工作,灾前在什邡市一般只需要一个星期。除了人手充足,还因当地人都对木耳种植轻车熟路。

  “我们都不懂技术,帮他也只能帮着装袋运输,搞些简单的活路。”杨逢军说。自从周国俊来了后,他每天忙完工作都要过来帮忙。幸福村村民也说:“连他开超市的老婆闲下来也不打小麻将了,不晓得一天在忙啥子。”

  可就算杨逢军全家都积极参与到大棚建设中,还是显得人手不足,一是当地劳动力紧张,二是除了周国俊就没有懂木耳种植技术的人。

  平常几乎就周国俊一个人在干活,所以,本来一个月就可以完成的生产准备,多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

  大棚已成型,如今谈起生产,周国俊终于笑了,他说:“下个月就可以进棚生产了!”

  那段因震灾而产生的情谊

  “不了解情况的人,多数会以为老周是因为受了灾过来打工的。其实他是过来帮我们发展产业的。这也是一开始很多人不理解他的原因。”杨逢军和另一位村干部都这么说。

  在享有中国第二大木耳基地之称的什邡市,周国俊是第一批种植木耳的农民。

  1991年,周国俊和一些当地农民开始尝试木耳种植,据他说,一亩地至少要找三四万块钱!因为见到他们赚了钱,开始有大批的农民跟风种植。

  随后,什邡市的木耳产业发展了起来,洛水镇、龙居镇、钱里镇建设起了木耳基地,大批的木耳收购商蜂拥而至,相关技术也不断完善,与木耳技术相关的食用菌产业进一步壮大。木耳种植成了什邡农民的致富法宝,以至于当地很少有人外出务工。

  “5·12”地震中,重灾区什邡市农户所种植的木耳大棚几乎全部倒塌!直接经济损失达9.5亿元,损失菌袋达2.8亿袋。震后第一时间,中央电视台记者就如何恢复木耳产业专访了什邡市市长。而这段专访播出之时,周国俊正在地里与妻子、女儿一道忙着抢收木耳,生产自救。

  周国俊一家因为勤劳躲过一劫。地震发生时,老周和妻子早已在田里劳动,女儿因为反应灵敏,及时跑出了房屋。当时的情形如同一场噩梦,永远地印在了周国俊的脑海里:“她(女儿)在二楼睡觉,她跑下楼梯的时候,我们家的二楼刚好全部垮完。太可怕了!”

  废墟中,周国俊和大多数的农民是一样的,除了尽力挽救生命,也在艰难地挽救他们的劳动成果。周国俊家的的木耳大棚将近6亩地,今年会有近20万元的收成。大棚垮塌造成他直接损失数万元,如果能抢收出一些木耳和原材料,能为他多少挽回一些损失。

  “但那时候,到处都找不到人帮忙。死了、伤了很多的人,每家每户都需要人手。幸好有解放军和自愿者来帮忙。”

  杨逢军、唐兵、尹青松、严奎、周奎、井松等一行11名遂宁预备役民兵,是周国俊妻子从离家几百米远的铁路上遇见的,这也是第三批来到他们家的官兵。之前的官兵和志愿者曾经分别帮他家干了3天和1天的活,遂宁民兵则帮他家干了10天半的活,挽回了近6万元的经济损失。

  周国俊说,他会永远记得这些可爱官兵的好:在那个甚至需要靠喝洗脚水的灾后日子里,遂宁民兵多次拒绝他递上的水和食物,却坚持为他们家撑起最后一根倒塌的大棚支架,运出最后一批可以销售的木耳。

  6月3日到12日,是他们结下深厚友谊的10天,临走的那天,带着酒,每一位民兵预备役人员都到了老周家,和他依依述别。而就是在那天的酒下肚之后,周国俊满含热泪地答应了大英县蓬莱镇的镇长何均,一定要到当地传授木耳种植技术。

  老周说:“我不会让别人说我们什邡人不会感恩。”

  他是几地争抢的能手

  周国俊的决定做得很快,而付诸实施的过程却显得十分艰难。

  “不准走!你把技术交给外地人了,我们以后还赚什么钱?”

  “你要是走了。我就没有你这个朋友,以后不要再踏进我家门槛!”

  “你还是不要走了。人生地不熟,你哪晓得别人会不会欺负你外乡人?”

  ……

  当周国俊联系车辆运输种子等生产材料的时候,村民和亲友们的指责、阻拦纷纷而来。周国俊说,曾经一段时间他是怀着忐忑、犹豫的心情每天在家做着各项准备。虽然他对这件事情的利弊得失非常清楚,却无法向村民们开口解释清楚。

  “我们什邡做木耳快20年了,做的人越来越多,产业基地越来越大。我的收入也是只见多没见少啊。木耳是一个特殊的产业,一来它的销售并不受时间影响,做成干货想什么时候卖就什么时候卖;二来每年那么多收购商来抢收我们的货,说明这个市场还很大。”因为没有机会把这番话解释给乡邻们听,周国俊的离开也像是一场“秘密撤离”。

  说了无数次好话,才说服极不情愿的好朋友帮忙运输;又在邻居的冷嘲热讽中,带着种子上了路;与在高速公路上苦苦等待的大英县蓬莱镇干部接上头,一个人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遂宁;依靠政府支持的2.5万元钱,和杨逢军的10余万资金一并投入,搞起了木耳产业示范。

  什邡市洛水镇的村民舍不得周国俊离开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木耳种植能手。据说,灾后还有广元、成都等地与他接洽过引进木耳产业的相关事项,各地给出的条件都十分优惠,广元市甚至开出了每一袋木耳可补贴3毛钱的优惠条件。

  但是,对于所有的优惠条件,周国俊回复的还是那句话:“他们帮过我。我不会让别人说我们什邡人不会感恩。”

  压力中释放产业梦

  一个星期前,周国俊的妻子和女儿来到了遂宁看周国俊。这个委屈的中年妇女,忍不住满肚子的心酸和委屈,当着村支书杨逢军的面说:“唉!老周来这里,我们总是被人说三道四……”

  11月12日晚,为了纪念“5.12”地震过去半年,杨逢军在家为老周摆了一桌酒菜,可吃着吃着周国俊就眼睛红红的了,他哽咽着说:“我真的有点顶不住了!”

  杨逢军等村干部都明白老周的痛苦和压力,远离家人,孤身在外,还要承担一些指责和不解。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坚强的汉子也会有顶不住的时候。

  为了让村里的人支持老周的工作,幸福村村支部专门买回了什邡市受灾的VCD碟,放映给村民们看,告诉他们老周的家在哪里,告诉他们这个受灾农户千里迢迢来大英的真实目的。

  11月13日,老周获得了好消息,租地的村民允许他们在田里打水泥地面了。而也在这时,记者看见那个独自干活的周国俊憨厚地笑了起来。

  他说:“这件事情越干越顺利了。金融危机之后,沿海很多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幸福村陆续有外出务工者开始返乡谋事。这些在沿海经济大潮中受过洗礼的新型农民,有着周国俊所期待的勇气和开放的意识,非常适合学习种植木耳。”

  23岁的谭春华就是其中一员,小谭姑娘本准备回乡后用自己打工所积累的资本做竹子生意。却被周国俊和村干部们成功说服,准备马上投入木耳产业。

  杨逢军和周国俊为小谭算了这样一笔账:木耳种植是一次性投入,后期成本逐渐减少。一个大包,第一年的投入是3元,第二年就变成了1.7—1.8元,第三年就是1.2—1.3元。每一袋木耳产出为3两;什邡的木耳批发价格为9.5元,而遂宁却是12元;每年两季,这样算下来,7万袋木耳每年至少能赚4万元钱,绝对划算。

  对于小谭的加入,周国俊表现得非常开心:“我当然是希望这里越多人种越好啊!地方产量太少,销售也困难。我明年还要到什邡去找买主,都不知道别人愿不愿来。他们会嫌数量少,外加担心成色等问题。但是只要这个产业发展起来了,产量大了,全国各地的销售商都会来收购的。去年有两个收购商还为了争货差点在我田里打起来了。”

  而在周国俊的哭与笑里,记者看见了一颗感恩之心正变成一片片的木耳大棚……(记者 梁筱石)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