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70年前 川军亮出四川的脊梁  

2010-09-26 10:5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0年前 川军亮出四川的脊梁

  2010-09-0308:47来源:中国网

  记者:听说每年与抗战纪念有关的日子,川军将士的后人都要来到“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祭奠。

  郑光路:1944年7月,“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落成,成为矗立在成都东门的标志性雕塑。

  “八年抗日战争中,四川有三百五十多万军人出川参战,有六十四万多人伤亡;其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均居全国之首……”这段刻在成都“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上的文字来自于一位四川人的著作《川人大抗战》。该书获得四川省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第五届“四川文学奖”。

  9月1日到5日,四川省在全省各地举办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出版物大联展,《川人大抗战》再让众人瞩目。

  主持人:

  本报记者黄里

  嘉宾:

  郑光路《川人大抗战》作者郭开慧抗战川军将领郭勋祺之女

  国难当头

  百万四川子弟留下遗嘱赴战


  记者:资料记载,1936年到1937年上半年,四川发生了严重的饥荒。那样的年月里,四川子弟是如何集结出征的?

  郑光路:1937年7月10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第3天,川康绥靖公署主任刘湘召集川军各部开会,郑重其事地商量出兵抗战。会上,一四五师师长饶国华慷慨陈词:“抗日,就要站在战争的最前线!”面对国难,各路川军将领终于不计前嫌,开始各自整军,征兵。7月14日,刘湘通电全国:“战犹有生机,不战亡可立待”。

  同年9月5日,成都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内人山人海,战旗飘扬。“欢送出川将士奋勇杀敌!”“欢送出川将士收复失地!”“中华民族解放万岁!”……会场悬挂的横标,铿锵有力。数十万川军士兵,预留下遗嘱,身穿破旧的军衣、短裤、草鞋,手握“老套筒”步枪,背着大刀、斗笠、背包……出发了。第一纵队沿川陕公路北上,第二纵队顺长江东下出夔门,60多万人把热血洒在了抗日战场上。

  1937年10月29日“淞沪战役”紧张进行时,蒋介石确定以四川为抗日战争的大后方,征兵征粮持续不断。8年抗战,四川人付出了多少,难以计数。

  郭开慧:父辈们出征的时候,手里能有一杆长枪,腰里能插上几只手榴弹,就已经很不错了。当年川军的样子,就跟现在矗立在成都人民公园前的“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雕塑一样,雕塑的原型就是一个抗战归来的成都青年。

  绣枕有警言

  四川男儿扬名战场


  记者:川军装备落后,报国之路一定很艰辛吧。

  郑光路:当年,川军由于装备落后,军容不整,刚出川时一度陷入无人理会的境地,无法得到友军的支持和接纳。甚至让李宗仁心生出四川“草人”军团的说法。不过,国难当头之时急需兵士,李宗仁仍然看好川军的人气:“诸葛亮当年扎草人做疑兵,他们总比草人好些吧!请赶快把他们调到徐州来。”

  1938年1月,北路川军司令部进驻山东临城,成为军事重镇徐州的看守者。17日,川军第一二五师、一二七师将入侵邹县、滕县的日军团团包围,400多日军伤亡大半,迫使日军大批增援。3月15日,日军开始攻击驻守滕县的川军,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率部拼死守城3天半,直到牺牲在县城的巷战中,有效地阻击了日军的进犯,使援军得以适时赶到,徐州转危为安。李宗仁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

  郭开慧:北路川军立了大功,东路川军一样英勇。1937年11月底,川军一四四、一四七师驻扎在太湖。一天上午,往南京赶的“中央炮二团”从修筑工事的一四四师旁经过,队列中一排排大炮让我父亲好生眼馋,他当时是一四四师师长。打听到对方的番号后,他立即想到部下一位团长曾经说过,该部中有一个黄埔6期的同学。他立即叫部下去拉上了关系,“川军装备不足,我们也是在守卫南京,有了炮我们就能多打几仗。就算让我下跪,也要借几门大炮给我们!”

  郑光路:共同抗敌的诚意,打动了“炮团”的指挥官,8门大炮留了下来。一四四、一四七师各分得4门。第二天,日军来犯,8门大炮相互形成炮阵,打压了日军进攻南京的步伐,完成了阻击任务。在战斗中,郭勋祺挥着军刀带兵冲杀,最后身负重伤。不久因太湖阻击战功,被升为五十军军长。

  郭开慧:小时候,家里保存着一件血衣,是父亲带兵冲杀,双腿负伤时留下的。战场上,父亲一直用母亲亲手缝织的一块颈枕,上面绣着:起来哦!不要再沉睡了,鸡都叫了,只有打倒日本鬼子后,才能回到快乐安逸的生活。

  郑光路:川军在抗日战场上名噪一时,当年的《大公报》派出大名鼎鼎的记者范长江前去采访。范长江一路采访中发现从徐州到山东临城等地,“四川话”成了最方便的语言。范长江惊叹道:“民众如此欢迎川军,军民同心抗战,真让人鼓舞啊!”

  川人精神

  从不忘国家民族的责任


  记者:1945年10月抗战胜利后不久,《新华日报》发表了社论《感谢四川人民》,社论中的一段文字成为四川人永远的骄傲:四川人民对于正面战场,是尽了最大最重要的责任:直到抗战终止,四川的征兵额达到三百零二万五千人。……历年来四川贡献于抗战的粮食占全国征粮总额的三分之一……

  根据当时的政府统计数据:在中国抗日军队中,每五六人中就有一个四川人,故有“无川不成兵”之说。作为四川人,这些文字,至今读来都让四川人血脉贲张,无比自豪。

  郑光路:在写《川人大抗战》之前,我曾经访问过许多年轻人,有些还是大学生:“你们晓不晓得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四川人为抗战作了多少贡献?”许多年轻人很茫然,一些人甚至说:“你是不是说的《抓壮丁》中的王保长、卢队长,还有那个有点傻兮兮的哈儿军长哦。”我觉得这是很可悲的事情,一个民族对自己抵抗侵略的历史应该永远记住。作为四川人,前辈创造的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不仅应该记住,而且应该成为后人的精神力量。

  我们现在说起四川,说到成都,常常只关注茶馆休闲、街头美女,祥和舒适的生活成为了“城市精神”,这显然是一种历史文化教育的缺失。应该说,这也是我详细研究和记录那段悲壮历史的原因吧。

  郭开慧:温靖邦的《虎啸八年》,何允中的《血魂》,我现在也开始在写“川军”,一批川军后人和研究者开始加入了写川军的行列,相信越来越多的英雄故事和历史真相将被我们挖掘出来,让历史的面貌更详细一些。

  记者:听说每年与抗战纪念有关的日子,川军将士的后人都要来到“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祭奠。

  郑光路:1944年7月,“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落成,成为矗立在成都东门的标志性雕塑。1989年在成都东二环路重塑,2007年8月15日,纪念碑永久落户成都人民公园东门外。每年与抗战纪念有关的日子,川军将士的后人都要来到这里,唱起“义勇军进行曲”。

  郭开慧:我小时候,在成都市民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寒冬腊月天的深夜,成都东门城门洞旁的小食摊前,来了一个衣衫单薄的军人,他坐下来要了一碗汤圆,呼呼地吃着……眨眼间却又不见了。故事传开了,百姓们都哭了:“那一定是出川抗战的烈士,从阴间回来吃他喜欢的家乡小吃。”于是,一家又一家的人,端着一碗一碗的汤圆,来到城门洞前的“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铜像前祭奠。

  郑光路:现在的“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身后的人民公园就是当年的少城公园。1914年,公园内修建起一座“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孙中山先生曾经说过:“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到一年半载!”当年,川军将士也是在这个公园内集结出征的,四川人从来不会忘记国家民族的责任。我以为这才是我们四川人的精神,四川人的精神脊梁。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