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音故里人

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等待与你交流!

 
 
 

日志

 
 

绿色遂宁,一种雅量的品读  

2011-02-14 14:46:01|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画面遥远而清晰:旌旗猎猎,战马萧萧。凯旋而归的一彪人马,来不及拂去征尘,感慨于此地风和日丽,歌舞升平,就在这里安营吧,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史载:公元340年前,东晋大将桓温寓意“平息战乱,达到安宁”,在此地设郡命名。遂宁,从此有了“东川巨邑”、“文贤之邦”美名。

 

      那时的遂宁,恐怕不会去刻意寻找如今已成稀缺的“绿”?

 

      2010年第一场雪后的遂宁,邀来全国报纸副刊的记者,作一次绿色发展的文化之旅。寻寻觅觅之中,这座让心灵度假的城市,引人从飘缈的久远走到清晰的现在——国家卫生城市、全国绿化模范、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全市森林覆盖率35.1%,率先实现垃圾处理城乡全覆盖……

遂宁人把一个“绿”字,书写出花团锦簇般的迷人。

 

      而停留于冬天的绿色,让人细细品味到的,更是久违的一种气度一种风韵一种更为幽远的精神气质——对了,可不可以叫做:雅量。

 

      雅量在中国文化中,该是一种特殊的气质。语出《世说新语》,专指宏阔度量。历史长河浩浩荡荡,雅量蓄积,渐至形成了一种良好的文化品格。由此审度遂宁,更愿意把绿色发展的文化品格高看一眼。因为,物质的欲望已经把我们搞得太累太累。留下更多一点绿,已经是国人不需要再统一的共识。

 

      问题是怎么做。近些年,遂宁已经拒绝了高能耗高污染投资项目32个,关闭了近十家高污染企业。这让人看到了一种机智:与其为一时的经济成就掠夺性开发,留下千古骂名,不如作出明智选择——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有人说,这可能是遂宁决策者在面对巨大GDP压力时,一种深思熟虑,一种淡定。如果没有对一个地区发展态势的历史性审度,对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规律的深度把握,恐怕是很难做到这种淡定的。在遂宁,这种绿色发展既是生存的需要,更是发展路径的选择。这种选择既因应了当下的科学发展思路,更是在纷繁芜杂的发展模式理念之后的冷思考。有的时候,只要对时下的喧嚷保持一份清醒,对本土发展保持一分历史责任感,一个地区的存在,就多了一份品格力量,政事与文化品格就自然达到一种统一。

 

       当下的浮躁,实在太需要绿色的滋润!

 

       绿色,生态,事实上不仅需要雅量,更需要对这片土地,对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的强烈责任感。在蓬溪,副县长李勇讲了一段故事:川大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教研室的一次调查发现,大量学生营养状况不良,尤其缺乏维生素A,严重影响视力和记忆力。2006年,中国生物强化组织把蓬溪选为种植高β胡萝卜素红苕试点。专家称,每100克高β胡萝卜素红苕的维生素A含量为50微克,约是普通红苕的50倍。专家选取了4所小学、166名3至10岁维生素缺乏的小学生和学前儿童。让他们食用110克的高β胡萝卜素红苕。8周后检测,发现孩子们血清视黄醇浓度明显提高,这就意味着他们维生素缺乏的状况得到极大改善。

 

       这一成果极大鼓舞了人们。土生土长极不起眼的红薯,经科技点“绿”成金,变成了“金薯”:上海一家五星级宾馆以每公斤36元的价格购买“金薯”!

 

       绿色的一头是经济,另一头则担着文化。如果说,经济的作用是攻,那么,文化的作用就是守。

 

      诗歌是遂宁人留给外地人一个新的念想。于是,在一个几乎毫无文物遗存的村子里,人们惊喜地发现了一位几乎被遗忘的女诗人、明中期女散曲家黄娥。这位被誉为“曲中李清照”的大才女,那么机巧地把俚语俗语口语糅合到她的散曲,形成一种特别上口特别新鲜轻灵的节奏感——“哥哥大大娟娟,风风韵韵般般,刻刻时时盼盼。心心愿愿,双双对对鹣鹣。娟娟大大哥哥,婷婷袅袅多多,件件堪堪可可。藏藏躲躲,哜哜世世婆婆。”一位北方女生念了一遍,大家起哄道,要用四川话!于是一位四川女生再念一遍,全体叫好不迭,这才叫味道啊!

 

       这个时候,西眉这个川中小镇,忽然产生出一种超越时空的吸引力,精神品位、文化声望自不待然提升大半。这是黄娥的幸事,更是西眉小镇的大幸。诚如余秋雨先生所言,“但愿有一天,能让飘荡在都市喧嚣间的惆怅乡愁收服在无数清雅的镇邑间,而一座座江南小镇又重新在文化意义上走上充实。只有这样,中国文化才能在人格方位和地理方位上实现双相自立。”

那一天的清晨,薄雾朦胧中,文化记者们信步登上射洪金华山,古柏苍苍,涪水长流。在陈子昂纪念馆,我寻到一份1992年陈子昂国际学术交流会的资料。看生前寂寞的陈拾遗,如今却蔚然而成一门显学。有当时唐文学研究大家霍松林先生一首诗为证:“危言谠论起风雷,高振唐音旷代才。改革花开千载后,万人争上读书台。”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独步千古的陈子昂,在幽州台上那一声长太息,不仅仅是一个游子独孤求败的悲怆,也不仅仅是对文风不古的拨乱反正。他振臂一呼,是在为一个千年古国的风骨缺失而捶胸顿足!这中间纠结的,既有沧桑感,更有紧迫感。古老民族的血液要更替,他在呼唤的,是病树前头的万木春!

 

       且行且思,探问遂宁,有一些感悟如电光石火:心灵的沉静,蔚然而成华章;审时度势的清醒,构成一片绿色的张力;生机勃勃,不卑不亢,几分自信,几分坦荡,氤氲一种大气候,成就一种文化大品格。这个绿色,当得起乘长风破万里浪的期冀。

远流

 

四川日报 > 天府周末(15版)2011年02月11日 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